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2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往事,发生在1967年 作者:大个 [复制链接]

1#
各位老师:这是我几年前写的文章,请指正。故事是真实的,是我亲身经历的。事件前后达二年,涉及百人以上。其中的绝大多数人健在,有些仍在工作岗位上甚至是名人

往事…1


     1967818日,这一天是红卫兵成立一周年。当时北京的大学、中学都己经停课。大部分学生无事可干,于是社会上常可见到成群結队的老兵或顽主到处打架、游荡。

   上午955分、东四北一胡同口突然风驰雷电般地来了拾几个身着一身黄皮、骑着锰钢13型的老兵们。八冃的北京已经非常炎热,但这拾几个人却是长衣长裤各个戴着大口罩,丝毫不理会天气的炎热,在领头的一个高大的黄皮带领下迅速地拐进胡同里。

   胡同里基本上没有人走动,领头的高个黄皮敏捷的高速骑行,头也不回地到了一处有高大院墙、车房的宅门前。只见他猛地停住自行车,左脚支地向右回头用手一指大木门,命令式的一指一挥又猛然的快速骑车走了。

   后面的拾几个黄皮迅速下车,支车走向大门叫门,门开了一拥而入。30分钟后他们走出大门,骑上自行车离开了这里。

 一小时后数名派出所警察来了,随后市局的车来了。这是北京某大学的著名教授、社会活动家、归国华侨的家。调查结果共损失:存款单据20余万元、现金约5000元、名牌照相机二台、及首饰、黄金、玉石等物品,更为严重的是定期存款被冒领4万元。

  这在1967年是个大案,是建国后第一次定期存款被冒领的大案。整个事件是怎么发生的、谁干的呢?


最后编辑大个 最后编辑于 2013-11-05 22:19:00
分享 转发
TOP
2#

往事…2

事情要从一年前1966年的红八月开始讲起:

    8月底的北京天气异常炎热,仿佛要和火热发展中的运动比一下谁热得过谁。赵雄骑着一辆向同学借的26女式自行车,从学院路某大学里匆匆忙忙向市里奔去。66年时赵雄己经是北京某名牌大学的三年級学生,是艺术系的高材生。小伙子一米75的个、身材魁伟、一双大眼睛透着精明强干。此时的赵雄己经是满脸通红汗水淋漓,自行车被他逼出最高时速,但他仍嫌太慢。
   赵雄所在的学院是当时全国最高艺术学府,而赵雄的父亲就是这所院校的党委书记曾是延安鲁艺的学员、抗日战争时期的老革命、老干部。而此时却是学院中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关在学院里黑帮队中接受革命群众的批斗。昨天批斗会上赵雄的父亲终因年纪大且有战争时留下的内伤,连日高温下的批斗坚持不住,心脏病突发昏倒在台上,此时正在北医三院抢救中。赵雄是要赶到市里找他母亲。赵雄的母亲也是解放战争时期的干部,解放后任北京市西城区某小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
中午时候汗水淋漓的赵雄终于看到大街上那座古庙改建的小学校,校门口仍是当年的石头台阶,赵雄跳下自行车抬起车三步二跳地撞进开着一条缝隙的学校大门。
    一进大门正好撞上来关门的学校看门人王大爷,王大爷一把拉住赵雄的手激动的对他说:“你都知道了?快、快和我来,他们刚刚走了。”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

    TOP
    3#

    回复 1楼大个的帖子

        搬小板凳坐下听大个大哥讲真实往事。
    TOP
    4#

    往事…3  
      赵雄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口干舌燥只能放下自行车由王大爷拉着走向学校后院。后院是杂物堆放的地方、堆满破损的桌椅和杂物、有一间小屋王大爷一边走一边说:“赵雄你可要挺住,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要做男子汉啊。”

        赵雄含糊的支应着,王大爷推开门反身离开了。赵雄借着门外的阳光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啊——的一声赵雄叫了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地上躺着的是他的母亲。头上凝固着血迹,己经永远的离开了他。赵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早上离开家时母亲还叮嘱他去黑帮队看他父亲,到了学院赵雄才知道父亲己经病危而此时母亲己经死去。

        赵雄脑袋中血液迅速地上升,巨大的悲痛使他浑身发抖。正在这时院子里传来喧嚣声、“狗崽子来报复了,抓住他”。门被踏开赵雄看见冲在最前边的人——孙六子,赵雄一下全明白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赵雄顺手拿起杂物室内的一把铁锹,挥向孙六子的头上。也许是孙六子命不該絶、赵雄己经失去理智用了全力一砍。屋内顶棚太矮铁锹打在顶棚上力量完全没有了、但仍然打在孙六子的左额头上。

       孙六子一下倒在地上满头是血、门外的拾几个15、6岁的小红卫兵们惊呆了。赵雄也清醒了,这在当时无疑是死罪啊。跑!马上冲出去!赵雄仍手执鉄鍬跑出院子找到自行车、扔掉铁锹骑上车无目的地的高速离去。


    TOP
    5#

    回复 1楼大个的帖子

        搬小板凳坐下听大个大哥讲真实往事。
    空竹 发表于 2013-11-5 22:41:20
    谢谢空竹弟,再发一段。
    TOP
    6#

    回复 2楼大个的帖子

        这里的倒叙与故事脉络是怎样关联的呢?继续关注连载。
    TOP
    7#

    往事…4  
       赵雄慌乱中骑着车向西一路狂奔着,狂乱也许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一直骑到西直门外,己经是下午了,赵雄越踏越感到双脚无力,这时他才感到难以忍受的饥饿和口渴。快一天了滴水末进的他感到阵阵的心慌,正好路边有个包子铺,他下车走进小铺。4两包子一碗粥二分钟入肚后,脑子中的血液似乎又活跃起来了。
       孙六子原来是赵雄母亲的学生,小学六年级时因为偷窃、逃学被学校处理过。孙六子的父亲是安定门附近一个街道搬运公司里拉排子车的工人,解放前就是个城市贫民阶层靠打短工、拉车生活。严格地讲他们家并非是产业工人、无产阶级家庭出身。而学校处理孙六子时适是文化革命开始前一年,赵雄清楚的记得当年孙六子和他父亲曾多次为学校处理孙六子找到他家与他母亲大吵大闹。
        66年孙六子己经上了初中、今天发生的事显然是六子带着中学的同学、红卫兵来报复他母亲将他母亲打死。而此时赵雄明白,中学红卫兵立即会去他家抓他,一旦抓住他结果也只能是被打死。赵雄当时认定孙六子己经被他一锹拍死了,一个走资派的儿子当时定个阶级报复,打死红卫兵其结果可想而知。
        必须马上行动一刻不能耽误,劲马上来了。骑上车飞奔回家、翻出个旧旅行袋装入几件换洗衣服迅速出来赶到北医三院。到了医院大门外,赵雄发现他姨、姨父在学院革委会及一些黑帮教授的陪同下正在向外走。他姨一把揪住他:你一天到哪去了?你爸爸走了。
        晴天霹雳!一天12小时之内赵雄成了孤儿。此时的赵雄非但不悲哀,反而心里象一块石头落了地一样平静了,他拉过姨和姨父简直地告诉了他们所发生的一切。临走时将车交给了他姨叮嘱还给同学,他姨、姨父把口袋里钱全给了他。
        当天晚上,赵雄混上来京革命串联的红卫兵的人群,乘火车跑到云南。靠着他的艺术专业知识,游走于少数民族地区,借口收集云南民歌直到11月份。
    TOP
    8#

    回复 2楼大个的帖子

        这里的倒叙与故事脉络是怎样关联的呢?继续关注连载。
    空竹 发表于 2013-11-5 22:50:17
    往事发生在1967年8月18号,但原因是要从1966年红八月倒叙回1967年。
    TOP
    9#

    往事…5
        北京炎热的夏季逐渐过去了,天气慢慢凉快。急风暴雨式的斗争仿佛也象天气一样平静下来。军宣队进驻了学院、学校。学生们开始复课闹革命,同学们也逐渐回到学校。

        赵雄的学院也开始四处找他,几次派人去他家都没找到他,于是军宣队只能在门上留下封信。赵雄在北京似乎人间蒸发了,事实却并非如此。10月里的一天傍晚,一个黑影一拐一拐的走到赵雄家门口,警惕地四下一望。伸手取走信又一拐一拐地走出大门,骑上一辆破旧自行车回到城里西四北大街胡同内一间矮小黑暗的小西屋里。

        这是个20多岁的工人,
    叫李华龙,因小时候独身一人骑车被撞造成左半身行动不便其父与赵雄父亲同在一个学院是个教授,58年反右时定为右派,62年病死在兴凱湖劳改农场。其母又改嫁他人,远在上海,因此只有李华龙一人住这儿。李华龙从小与赵雄一起长大,年龄相仿关系很好。赵雄家出事后跑到云南,仔细想遍所有的亲朋好友只有李华龙是可以相信绝对可靠的。于是写信告诉李发生的一切,并托他查看孙六子是否被打死。
        当李华龙收到赵雄第一封信时,李心里一股暗喜……“你也有今天、与我一样成为孤儿。”在这种心理影响下李华龙班都不上了,泡病假到处打听情况。皇天不负有心人,李华龙终于摸清,孙六子只是左额头留下一条约5厘米的伤痕而己,又被所在中学查出谎报出身派出所有偷窃案底而被开除出红卫兵。孙六子现在己经是东城有点小名气的顽主,带着一群人整天打架偷窃。
       李华龙进屋后忙开灯撕开学院给赵雄的信,信里也是明确告诉赵雄,学院军管会经外調己查明赵雄并非杀害红卫兵凶手,同意恢复赵雄学籍等等。好消息啊!李华龙立刻坐下写信给赵雄——你可以平安回京了。
    TOP
    10#

    顽主…北京土话,泛指不务正业流氓滋事等行为的人。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