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吃狗肉》作者:邓克宁(老赢山) [复制链接]

1#

《吃狗肉》

知青趣闻五

邓克宁(老赢山)

 

       那年夏天,田里的谷子收完了,农忙暂告一段落,山上、坝下的一帮知青又聚到一起穷作乐,昏昏噩噩混日子,打发无聊的时间,那时,知青东走西走叫走乡窜队,不务正业。
       夜里,我们每晚不是吹拉弹唱就是打扑克,有时晚上也去抓点青蛙、蛇之类回来,连更连夜红烧起,然后胡吃海喝,侃山谈天,一折腾就到下半夜,白天关起门来酣睡,任你天王老子叫门全都不理,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日西斜。
        终于有一天,桶里的米吃完了,屋里再也找不出吃的了,弹尽粮绝,有人提议下山去找五毛,五毛也是重庆的知青,他落户在坝下。


       一伙人说走就走,下山了,走拢五毛住处已近中午,老远就看到五毛的那间土屋,眼尖的知青马儿发现情况不妙,高耸的烟囱不见冒烟,房前一只黄狗趴在地上,见有人来,它无力地干叫了两声,然后又低头懒洋洋地睡了去,门上一把锁冷冰冰的挂在那里,我赶紧去坡下一农户家打听,知道他出门好多天了,房前那条狗是五队知青柯三的,寄放在五毛这里,已饿得奄奄一息,最后隔壁大爷还冲着我们吼了一句: '五毛他们窜队耍去啰`。
       这消息太让我们一伙人失望,回山里不可能了,山路太远,正午的太阳晒死人,何况回到山里又吃什么……。
       看到大家都肌肠辘辘,前肚贴后背,这时张胖子盯了马儿一眼,马儿立刻心领神会,招呼邓大汉走到门前,两人合力三下五除二将木门上提,门就被卸下来了,动作之娴熟,这是我们这帮知青训练有素。
       进屋,大家开始翻箱倒柜找米,有人去井里担水,有人去五毛自留地砍菜,不一会,陈崽儿又不知在哪里搞了些鸡蛋回来,有一只蛋居然还是热的,蛋壳还粘着谷草,递蛋给我的时候,他的眼神怪怪的,脸上挂满诡异的微笑,其实,此刻我已心知肚明,那年月,我也很难高尚,就睁只眼闭只眼吧。鸡蛋有了,遗憾的是没得肉吃,不然……,我正在幻想时,噢、噢、噢、突然门外传来了狗的惨叫,等我冲出去瞧时,柯三的那条黄狗已倒在地上不停地扑腾,很快就蹬腿了,只见马儿气喘吁吁,他手上还握有一根木棒。
        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动手,很快一大锅狗肉就烧好了,香气四溢。
        刚拆下的门架起就是一张桌子,张胖子从五毛床下找到了酒坛子,他高兴极了,立马倒出一些酒来一人一碗,一伙人早就饿得不行了。酒,大碗端起,肉,大块朵颐,一口酒一坨肉,你哥子我兄弟,唾沫横飞,划拳行令手舞足蹈,一屋子的吼声振天响,让刚刚还很冷清的房子有了生气。


      当年,我们这伙知青的行径,像土匪进村,更像牛魔王混世,那时,有点代表男知青缩影的意思,天下知青是一家,四海皆兄弟也,讲的是豪气,重的是义气。那年代有政府,无纪律,走乡窜队吃遍天下,知青操的是兄弟伙。


       八月的夜很热,狗肉吃得过瘾,一碗酒下肚,不一会这帮混世魔王燥热起来,个个赤膊上阵,闹腾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终于大家醉了,累了,困了,一个个倒、倒、倒……最后都统统都倒下了,东倒西歪,横七竖八地躺下,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
       我们准备撤退了,大家七手八脚,简单收拾了一下,把卸下的门重新装上,趁着天还未黑下来,又向着下一目标,马儿的生产队出发。
       走时,徐知青返转回五毛的厨房看了看,原来,昨天杀狗时,或许他突然良心发现,有了侧隐之心,或许他豪气仗义,悄悄放了一个狗腿在锅里,盖上盖子,是留给柯三,五毛的,让他们也饱饱口福,好孬也叫有福同享,但他却忘了那是八月大热天。


       一周后,五毛、柯三回来了,他们唤着狗的小名: ‘小黄,小黄`,坝子里没有,房前屋后没有,山上找遍了不见小黄踪迹,他们沮丧地开门进屋,推门,一股浓浓臭味扑面而来,地上蠕动着好多白色的小虫,‘哇,是蛆,是蛆',五毛惊呼,顺着找过去发现灶台上更多,掀开锅盖……,五毛打了个干呕,我的个天啊!


        这可不能怪我们,只能怪你娃俩个走乡窜队不务正业,出门耍得太久了,至少,我们还是嘿仗义噻,从牙缝里给你们省了一个腿,谁叫我们知青兄弟伙一场。


       回城后,这个故事我们吹了好多年,恐怕要吹一辈子。


分享 转发
TOP
2#

故事真实地反映了知青在农村的生活状况。农民对知青的行为非常不满意,说是一群“棒老二”。惭愧惭愧哟,给当地农民添了不少麻烦。

TOP
3#

试想,这群“棒老二”如果今天都没返城会是啥子结果呢?恐怕好些“棒老二”会转正成为真正的土匪,够得公安头疼了。不敢想下去哦…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