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杂草》知青趣闻九-作者:老瀛山(邓克宁) [复制链接]

1#
《杂草》知青趣闻九
作者:老瀛山(邓克宁)
 
       公社知青会上,何书记对台下几百号知青说道,知青有个特点,自留地里种的菜长得不好,房前门口的野草草长势却很好,特别是男知青屋子门前两边的草都快封路了,空气里还有股气味,很远就闻到臭哄哄的……,公社书记欲言又止,他很幽默,不接着说了,留点时间大家去想。
       台下,“哈哈哈…”知青们会心的笑声响彻整个会场,你挠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笑得前合后仰。

       是的,我们房前的草就有半人多高,春天里,茂密杂草绿油油的,几点小花在风里摇摇摆摆,蜜蜂飞舞诗情画意,只是不敢在那花花里头呆多久,每次都是匆匆飞来,慌慌张张逃去,我们进门也要赶紧把门关上。因为空气里不时掠过一股淡淡的尿味,那气味一直萦绕在空中,久久不散去。
那气味,都是我们几个知青制造的。晚上,特别是冬季的夜里,到处都黑咕隆咚,天冷,山里安静得可怕,谁都不愿意走得太远去屙尿,就在门口解决,久了,门口的地就肥沃了,一到春天,野草草就发了疯似的生长,一片生机盎然。

       说到这些茂盛的杂草,要数张胖子贡献最大,他的功劳得大书特书。
       他那时贪睡,睡觉是他生活里的第一要务,早晨总爱赖床,‘凡天下事,早晨的瞌睡是大事`,几时,这句话成了他的座右铭,他时常挂在嘴上,赖着赖着,这天他就干脆不出工了,接着躺在床上继续睡觉,一天,两天,长此以往,他居然还想出一个掩人耳目的办法。
       为了名正言顺白天睡觉又不受干扰,他灵感来了,他要我早晨出工离家时,在外面把门锁住,一把大锁挂在门上,意思是屋里无人,这样他就可以接着睡了,睡一上午,甚至一整天,这日子过得才舒坦哦。
       他的这构想很美好,但百密一疏。
人有三急,他忽略了中途要屙尿这一急。当下人养狗,每天都在固定时间牵狗出门去拉屎拉尿,可怜的张胖子就遭遇这一场事故。

       有一次中午收工了,我有事去了隔壁生产队,完全忘记了张胖子还在屋里。
在那同时,屋里演绎着张胖子要命的尿急,急得他在屋里双手捧腹走上走下,跳来跳去,计算着我收工的时间,脸上碗豆大小的汗水直往下掉,痛苦得脸色也变青了,他透过屋顶亮瓦判断着时辰,时间一秒一秒地溜过,屋外没有一点点动静,他实在憋不住了,情况紧急,肚子仿佛要爆炸,在这危难时刻,老天总是帮助他,灵感又一次在脑壳里升起,也不知道他曾在哪里听人说过:‘ 世上从来就没有活人被尿憋死过的`,此道理想通后,他坚定绝然地走向门囗,瞄准土墙和门枋结合处的那道细细的缝缝,酣畅淋漓起来,“哗哗哗”一股水柱在高压作用下有力地冲洗着门枋,冲击着泥土,这一下轻松了,舒坦了,脸上有了红润,这才是王道啊。
        尿液拌和着土墙渐渐松散的泥沙,浑浊的液体流出门外,向着门前的土流去,并扩散开来……。
       '这是一次伟大的创举,世上没得难得倒我张胖子的事'。事后,他逢人便吹。
       有了第一次,他的小胆就肥了起来,很快就有第二次,三次,四次…。
       门枋土墙间的那道缝越来越大了,久而久之,居然被张胖子的液体冲出了一个洞。
       春天到了,房前的草越长越旺盛,空气中的尿臭味日渐大了起来,进入夏季后就越发浓烈。

 

分享 转发
落户达县专区平昌县
TOP
2#

回复 1楼融儿的帖子

经张胖子这一折腾,老兄就只好另到他处住宿了。此事使我想起了在文革串联期间发生在大坪中学的“屙尿事件”。半夜4点多钟,住二楼的向下屙尿,浇了一楼准备去赶火车的串联学生的头。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