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知青趣闻八《吃蚤》——作者:老瀛山(邓克宁) [复制链接]

1#

知青趣闻八

吃蚤


作者:老瀛山(邓克宁)



       那年月,农民身上有虼蚤, 后来,知青身上也有虼蚤了,满身都被咬起红疙瘩,虼蚤是运动的,会跳跃,一蹦老高,它不认人,管你是农民、是知青,男知青、女知青都咬,躲都躲不脱,只要身上有了这小东西,你就不得清静了,那个痒啊,痒得你毛焦火辣,一身挠得稀烂。
       知青开会时,大家一边挠痒痒,一边唾沫横飞地介绍逮虼蚤的经验,一个会场煞是热闹。
男女知青们不停地抠着腰杆、腋下、大腿、屁股……,嘁嘁喳喳挠痒痒的声音格外刺耳,这声音极富有传染力,主席台下,整个会场都在燥动。
       跟那咬人的小玩意儿斗争,大家都整出了一套套经验。
       瞧瞧,前面那个女知青,突然,她右手大拇指隔着裤子猛然死死地按在大腿上不动了,我们都知道,她已按住了,整住虼蚤了,她另一只手不停地翻卷裤腿,一圈又一圈,露出了那满是红疙瘩的腿腿,全然不顾矜持,然后,用指头在嘴里沾点口水,配合右手,终于逮住了那咬人的小东西,接着,用食指、拇指捏住它来回狠狠地搓动,直到它‘叭’的一声,带着血的身躯被搓压得稀烂,解气呀。
       同室的 我、张胖子、毛三也不例外,都在努力地与虼蚤抗争着,特别是白白净净的张胖子,一身肉抠得血冒稀烂,惨不忍睹,那时,他是最恨虼蚤的,说到虼蚤,他总是咬牙切齿,仿佛不共戴天。
       我们想尽办法来对付虼蚤,积极找原因,堵源头,不喂鸡,不养狗,不让社员坐我们的床,用石头堵老鼠进出的洞,用汽油淋在床上,洒在地上,一 一试过,不一而足。猖狂的虼蚤仍然疯狂,最后我们还是失败了。
       一天半夜,在暖暖的被窝里,毛三被几个肉肉的,热哄哄的小东西拱醒了,有什么东西在他腿上,肚子上爬来爬去,还不时地听到叽叽叽的声音。
       他惊哇哇的叫声音把我和张胖子都吵醒了,起身点上煤油灯,掀开铺盖仔细寻找,突然,只见毛三大惊失色喊到: 啥子哦,啥子哦,我好奇地看了一眼,不看则罢,定睛一看,我的天啊,一窝出生不久的小老鼠,红红的,浅浅的绒毛,都还没睁眼,还不少,整整七只。
       这时,一阵唏唏嗦嗦的声音从墙角处传来,是一只肥硕的老鼠,是鼠妈,它那一对略带血色眼睛死死盯住我们。哦,知道了,这只鼠妈一直在观察我们,这时,它晓得大势已去,恨恨地逃了。
此刻,我们恍然大悟,这万恶的虼蚤就是这对鼠妈鼠爸带来的,是源头。
       最后,这七只小生命在毛三念念有词中被处以极刑,嘴里念的啥子,只有他晓得。
       天亮后,在毛三的床上脚那一头发现了鼠窝,
       窝是鼠妈鼠爸用谷草棉絮很辛苦做成的,圆圆的,很艺术,很漂亮。

补记:
       毛三有个坏习惯,早晨起床后从不叠被子,每早起床时他用双脚一蹬,什么被子、毯子、棉袄之类全被蹬在床的另一头,晚上睡觉时,他双脚一勾,被子又被拉了上来,捂茌胸上就可以安稳睡觉了,一日复一日。
       不知从什么时候, 鼠妈鼠爸发现了这地儿,可能是它们觉得这里安全,就在这里造窝,从此谈恋爱、生娃就在这安全岛上了。只是那晚天冷,实在太冷,小老鼠们抗不住,就一拱一拱地奔着热活儿的地方去了,也巧,那晚鼠妈鼠爸出门谈恋爱去了,结果……。
       老鼠也是虼蚤的传播者,消灭了老鼠的根据地,打那以后,我们总算消停了一段时间。



                                                                                                                                         老瀛山
                                                                                                                                     2017、11、18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