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知青趣闻十《记工分》——作者:老瀛山 [复制链接]

1#

<<记分员>>
知青趣闻十

                                                                         作者:老瀛山

       记得下乡第二年,我混了个生产队副队长的职务,其实,这个职务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也是因为我们知青在生产队里无亲无戚,在处理生产队的一些事情上,不会因为有亲戚或血缘关系难为情。
       我当上了副队长,几家欢喜几家愁,原来的副队长不高兴,有一个人却很欢喜,而且欢喜至极,他就是知青张胖子。
       记得那些天,他娃脸上总是笑意盈盈,奇怪的是从那以后,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光彩。
       终于,有一天他开口说了: “你当官了,好孬也给兄弟整个小官来当当噻,比如小组长,或民兵排长什么的”。
       其实,这事我是想到了的,都是知青兄弟伙,该帮的一定要帮,更何况新官上任总得要有人支持。于是,我开始做其他人的工作,不停地发纸烟给社员抽,说好话,可能是精贵纸烟起了作用,几经努力,好不容易给张胖子谋了个记分员的位置。
       记分员是芝麻小官,官虽小,但有福利、有权力,这个位置很多人都盯着的。
       每天下午,记分员在腋下夹个记分本本满山满坡跑,每到一处,记分员的威风、优越感,甚至“福利”就来了。
       自从张胖子当了记分员后,中午开始午睡了,雷打不动,美其名曰: “我是脑力劳动者”。
       下午,坡上做活儿的社员总是一直眼巴巴地盼着他来,“来了,来了,张胖子来了”,土里头的社员欢呼起来,只见张胖子装模作样,煞有介事站在坎上一砣大石头上,声音洪亮地一 一点名,社员们也一 一虔诚答应,生怕整错了,一弄错,这天算白干。
       几个男社员想查查前几天的出工记录,忙不迭地向他靠拢,社员们为巴结他,先总是把含在嘴巴上的叶子烟猛吸两口,然后,手在自已的衣服上面来回蹭两下,把手蹭干净,再用擦干净了的手在叶子烟嘴儿上反复拧巴拧巴几次,或在自己腋下来回擦拭几次,这样就将烟嘴儿上沾有自已的口水擦干净了,完成这一整套程序以示礼貌,接着,双手恭恭敬敬地将正在燃烧的叶子烟给张胖子递上: “烧烟,烧烟,烧烟哦”。张胖子也不客气,接过叶子烟杆,半眯着眼叭叽、叭叽抽起来。
       特别是那些出工迟到了的,这时,也豁班打杂的赶紧从自已荷包里翻出几只早已裹好的叶子烟卷,一个劲儿往他裤包里揣,意思是你懂得起,莫认真噻。
       土里头,这个妇女一个劲儿的喊: “胖子,空了过来抓点咸菜去吃哈”,那个也在叫唤:“胖子,胖子,你衣裳破了拿过来补噻”。
       这些好事把张胖子乐得屁颠屁颠的,心里悄悄幸福着,但脸上还是装模作样板起的。
       当然,当记分员是有成本的。
       他娃算数成绩好,动作又麻利,一下午的事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提前回家做晚饭,这是我们事先说好了的,开始还可以,后来他发现这交易划不来,想反悔,但一想到“可以腾云驾雾的福利,可以站在田坎上指手画脚的权力,又想到生产队里的那几个小媳妇儿,现在也爱和他开玩笑了”,他娃又热血沸腾了……,因为他很享受那种感觉。
       只是见到我时,假巴意思恨恨地说: “我冤啊,我上了你的当啊,你回来尽是吃现成了哈”。
这“冤”直到返城后的今天,他娃都还喊。


                                                                                                  老瀛山
                                                                                               2017 11 20
分享 转发
TOP
2#

       我在农村当了两年的记工员(有些地方叫“记分员”),没有享受到张胖子的待遇。张胖子是专职记分员,而我当记分员是随社员一起劳动,当天收工后,各劳动小组长将自己的组劳动的人员名单、劳动的数量等上报给我,当天晚上社员聚集在一起,各自保自己今天的劳动情况,这样大家都能听见,也能知道自己得多少工分。每月底,每户社员将记分薄交给我统计,这个月挣了多少工分。两年后,我升官了,当了大队会计,结束了当记分员的生涯。
TOP
3#

结果你的官是越做越大了哈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