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知青趣闻十一《请师傅》——作者:老瀛山 [复制链接]

1#

                                              《请师傅》
                                                                                        知青趣闻十一
                                                                                              老瀛山


       有一天,生产队的打米机突然出了故障,这可急坏了李队长,要知道,这打米机是生产队副业收入的主要来源,邻里几个生产队社员的谷子都背到我们生产队来打,就等于背钱来,那个年代,钱是社员的生命。
       队长安排知青邓大汉下山请修机器的师傅去了,山下托人带话说师傅后天到,也就是礼拜天上午上山来。
       接下来就是安排怎样招待师傅了,山下师傅到山里来一趟够辛苦的,早一天修好机器就等于早一天来钱,,办好招待,这意义非同一般。
       接待师傅的事由李队长亲自挂帅,以他为核心成立了一个接待班子。
       派社员蔡泽林和民兵排长陈文去乡里割一斤肉,另外打二斤红苕酒回来,为避嫌,陈文的主要任务是去监管,割一斤肉,不能是九两,并绝对保证不能在路上偷偷喝上一口两口酒。
       我的任务是去借鸡蛋,跑了许多家,在那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一家只允许喂一只鸡,社员有点鸡蛋,赶场时都赶紧卖掉换成钱,派上其它用场了,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两家家景比较好一点的(男人是煤矿的工人),共借了6个蛋。
       盛宴安排在社员王中友家里,这样安排,是因为王中友这人为人正直,不爱贪小便宜,同时也为堵住爱说小话的社员的口,那时穷,这叫吃福喜,吃福喜这种好事人人都向往。他负责无偿提供蔬菜啊,葱啊,蒜之类,同时王中友的老婆帮厨,作为回报,同意他和他老婆也享受一块吃饭。
       主厨由蔡泽林担纲,据说他有几刷子。
       队里会计王钧强,民兵排长陈文,记分员张胖子,知青邓大汉出席作陪。
       队长主持这次盛宴。
       大队副书记届时光临并讲话。
        当然,我是副队长,自然也属于接待班子的一员。
        临近中午了,山下还没有消息传来。
        厨房里蔡泽林忙活着,由于只有一斤肉,只好做成一锅肉片汤。
        锅里的肉汤已开始飘香,闻着那香气,这味太诱人了,张胖子一头扎进厨房,正巧看见蔡泽林用筷子挑了一片肉往嘴里放,王中友老婆也嘟囔着嘴巴在咀嚼着什么,见到张胖子进来,他们有些尴尬,脸一红,但蔡泽林立马高声说道: “嗯,不咸,不咸,张胖子你也来尝尝,帮我参考参考”,这句话正中张胖子下怀,他拿起筷子连夹三片,“嗯,不咸,不咸,香,香,你手艺高”,说完又夹一片放进嘴里,然后用手抹去嘴巴上的油,“啧啧啧”,咂嘴,咂嘴地出门去了,门口,他碰上了陈文急冲冲地往厨房里头窜,一进一出,他们撞了个满怀,两人会心地笑了起来。后来,王会计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厨房,出来时,红扑红扑的脸,他还用食指不停地抠着牙巴缝,在院坝里,王会计响亮地打了一个肉香四溢的饱嗝。
山下还是没有动静,李队长,周书记在垭口等着,焦急地不断往山下望去…
        炒鸡蛋是门学问,主厨蔡泽林本事大,往盆里加了一些水后不停地搅拌,六只蛋在锅里像变戏法一样,炒出了一大盆。
        终于,见到了邓大汉的身影了,他一个人气喘吁吁地上山来,告诉情况有变化,师傅要下个礼拜天才能来了。
       这一消息对李队长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整整一个星期,七天呀,没有钱进来哦
       接下来,核心班子开会讨论这桌饭的处理问题,肉汤只有吃掉,炒熟了的鸡蛋放入坛子里,坛沿加水密封,这样可以保鲜,待下个星期天师傅来了后再吃。
       一脸失望的李队长这时也饿了,所有的班子成员都饿了,只听李队长一声: “唉,算毬了,各人吃,吃嘛,吃嘛”,大家都狼吞虎咽吃起来,那一锅肉片汤一人舀一碗,肉片没见到几片,喝的全是汤,大家心照不宣,闷起脑壳嘿实吃。
       此时,李队长好像发现了点啥子,鬼火冒,想了想,他欲言又止……。

                                                                                         老瀛山
                                                                                          2017 11 21

分享 转发
TOP
2#

       关于“吃”的问题,那时在农村是人们嘴上经常谈论的话题。有一次,几个社员在一起“嘌吃”。有个社员吹牛说他可以一顿吃十碗面。当场另一个社员就煮了十碗面给他吃。最后,面倒是吃完了,吃面那个涨得趴在桌子上走不了了,直叫肚皮涨得痛,结果背到大队医务室看医生去了。后来听说那家伙又屙又吐,几天都没有上工。
TOP
3#

记得下乡后第二年,我们食量大增,一扫往日斯文,每次都用锑锅作碗吃饭(面),肚子后来发展成了死肚山
TOP
4#

前几天还与邻队的知青说到与社员赌吃洋芽,返城后,迄今他都不吃洋芋。那次,赌吃洋芋后,他也痛苦万状,几天不得消停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