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一代知青创业者(转) [复制链接]

1#

一代知青创业者
                                 ----读《生命的光华》有感                               
                 黄 良
               

 

        与作者的初识,缘于一次知青聚会。重庆江北一个叫读书梁的地方,在一位知青朋友家讨论知青文学作品。那一段时间知青自己出书的特多,热情很高。记得运生在座即表示,他要写一部作品,纪实自传体裁。


      以后,又一次聚会是在市奥体中心附近,有数百名昔日知青参加。运生是大会组织者,没想到能操琴演奏,继而还引吭高歌一曲,情感真挚动人。其太太(即作品中小妮女士)率领一队中年女性且歌且舞,让人眼前一亮,深感知青群中非凡的活力与演艺能力。会后,每位参会知青还被赠送一袋雪白大米。眼前这情况,令人联想到当年知青缺食断炊嗷嗷待哺却遇开倉济粮的场景。我当时感慨,运生伉俪不仅自有才情乃性情中人,却还有悲天悯人情怀和古道热肠之胸襟。




分享 转发
TOP
2#

现在终于读到了运生写就的这部《生命的光华》。翻开书页,以我这生于重庆七星岗,长于市区的老重庆人眼光去读,倍感亲切可人,本土气息扑面而来。五六十年代,七孔桥、徐家坡、鹅岭绳桥、遗爱祠、王家坡、榆槐花芬芳遗香,黄桷树盘根错节………,满满的重庆味儿重庆风!
  有些细节特别珍贵,作者难得的不经意地记下了学生时代的物价,我注意到多是文化产品的物价,一元七八角的二胡,八角钱一把京胡,八分钱本书,这大约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的物价罢。须知,那时一个职工的月薪(中年职工)大约也就三十或四十元吧!养家糊口,大人小孩一家子也
实在不容易,能拿出一元两元来买件乐器满足小孩子的求知欲,也看得出运个家庭的某种教育眼光和文化诉求。作者回忆学生时代特有的心理,细腻而独到。那时候的社会政治运动不断,学生也因为家庭出身不同而被划分为三六九不同等级,常常遭遇明显的或隐蔽的歧视。作者妻子小妮在中学阶段不怕考试,不怕老师指评,不怕别人对女生长相评头论足,唯一最为惧怕的是“填写家庭出身表格”!由此,朦胧的爱情种子发芽于不被歧视的的土壤,并由此促成了心智的成熟—作者称从此学会“察言观色和独立思考”—并由此延伸到对音乐艺术的热爱。可以想见,一个敏感柔弱的女性,灵魂在自由的、没有歧视的音乐天地中得到了多少慰藉。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前提,大约离不开平等待人加上琴瑟知音。
TOP
3#

作者的陈述特别令人读来饶有兴味之处,还在中学阶段“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懵懂无知状态。众所周知,那个背景是后来被称为“浩却”的文革时代,开批斗会,刷大字报,上街游行,棍棒飞舞,拳脚相加,直到真枪实弹的所谓的“文攻武卫”,中学生的性命若草芥般的灰飞烟灭。作者平实的回忆记叙,不露声色,就如讲述昨日的一段寻常故事。这令我想起沈崇文《湘西纪事》中对“砍头”的描写,由于见多了血污,看惯了死亡,就不惊不诧,寻常稀松之事,犹如杀鸡宰兔一般。文革那个年代生命确乎不值钱,个体的独立存在也确乎没有价值,而唯有将其置于祭坛中仿佛才寻找到某种宏大的意义。作者描写其同学武斗玩枪死亡,及其后以随谥之烈士身份葬入沙坪坝红卫兵公墓一节,给今人留下的是一份难得的民俗性资料,其中透析出的当时社会心态与流行说辞,令人难以忘怀。
    也许,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一位国企下属公司经营者在商业大潮中如何“转制”的生动记述。作者同时也描述了八十年代虽身在国营工厂,为生活计业
余时间去摆摊的经历,一天下来,能有几十百把元的收入已经心满意足的心态刻划,历历如在目前,仿佛就在昨日。后由于企业的不景气,受命于在
公司任总经理,带领一班人在全国开发市场,寻找商机。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业务慢慢做大,经营规模逐渐扩展。为适应市场,作为总经理的他经历
了各种艰难困苦,经营中的陷阱,必须的算计,人情的冷暖,作者皆娓娓道来,不惊不诧。当年的惊心动魄和酸甜苦辣,已经演变为在儿孙面前的故事
作者本色的坦诚使其文风有着秉笔直书的纪实特色,这就使传记色彩颇浓的陈述保留了某些难得的历史资料和某种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心灵状态,例如关于沙坪公园内红卫兵墓的记录,例如文革中重庆市知识青年下乡的描写,又例如企业在改革浪潮中企业家为求生存为求发展所使用的浑身解数和种种经营手段,甚至在经济细节的操作方面,都有十分精准的却又十分质朴的描写。改革开放伊始,中的国营企业以及民营企业家们如何起步,如何风里来雨里去,如何摸爬滚打,如何积攒下第一桶金,甚至如何面对他们的所谓“原罪”,书中都有难能可贵的记录,也不乏生动有趣的描写。
TOP
4#

由于见多了血污,看惯了死亡,就不惊不诧,寻常稀松之事,犹如杀鸡宰兔一般。文革那个年代生命确乎不值钱,个体的独立存在也确乎没有价值,而唯有将其置于祭坛中仿佛才寻找到某种宏大的意义。作者描写其同学武斗玩枪死亡,及其后以随谥之烈士身份葬入沙坪坝红卫兵公墓一节,给今人留下的是一份难得的民俗性资料,其中透析出的当时社会心态与流行说辞,令人难以忘怀。
    也许,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一位国企下属公司经营者在商业大潮中如何“转制”的生动记述。作者同时也描述了八十年代虽身在国营工厂,为生活计业
余时间去摆摊的经历,一天下来,能有几十百把元的收入已经心满意足的心态刻划,历历如在目前,仿佛就在昨日。后由于企业的不景气,受命于在
公司任总经理,带领一班人在全国开发市场,寻找商机。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业务慢慢做大,经营规模逐渐扩展。为适应市场,作为总经理的他经历
了各种艰难困苦,经营中的陷阱,必须的算计,人情的冷暖,作者皆娓娓道来,不惊不诧。当年的惊心动魄和酸甜苦辣,已经演变为在儿孙面前的故事
作者本色的坦诚使其文风有着秉笔直书的纪实特色,这就使传记色彩颇浓的陈述保留了某些难得的历史资料和某种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心灵状态,例如关于沙坪公园内红卫兵墓的记录,例如文革中重庆市知识青年下乡的描写,又例如企业在改革浪潮中企业家为求生存为求发展所使用的浑身解数和种种经营手段,甚至在经济细节的操作方面,都有十分精准的却又十分质朴的描写。改革开放伊始,中的国营企业以及民营企业家们如何起步,如何风里来雨里去,如何摸爬滚打,如何积攒下第一桶金,甚至如何面对他们的所谓“原罪”,书中都有难能可贵的记录,也不乏生动有趣的描写。
TOP
5#

一般而言,关于往事生活记忆,老人很容易将其童话化,民间有“老还小”一说,指的或许就是在心理状态上面老年人容易形成某种记忆的滤网,
有意无意地过滤掉某些自认为不快的心情、场景和情绪,摒弃掉那些灰黑色东西,像小孩儿般。同田时也就有意无意地用粉润玫瑰般色调装
修那记忆建筑从而形成了暖心暖意的童话世界,以此自足而安详平和。而不安于老去的心理状态,则常常表现出某种固执的原初真实记忆,不愿去粉刷美化记忆,因而也就展示出往事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包括那些粗粝的、不快的细节,纠结不清的情绪和某些惨痛绝望的场景。
    记得也是一次知青聚会后(几百人聚会),载歌载舞之际,很难得的我二人单独相向在会场一角,我问:“运生,人生中那沉重的部分在这歌舞升
平中似乎不见?”他沉吟半晌,面色凝重。其实,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已经给出某种答案,书中所言“君子忧道不忧贫”的表述
,已然传达了人生那沉
甸甸的内容所在:运生伉俪二人以动人的感情支撑去抗衡磨难的打击,无论是早年下乡,以后的创业,还是后来的病痛折磨。其实,磨难对他们而言,
真的已经变为一笔人生财富。
    小妮子当知青时同命运抗争的怀疑:难道今后就同那满口粗俗的人处………?她不相信命运的摆布也即表白了承受苦难的决心。书中以历史眼光
详细记录了1969年4月16日一批知青在重庆长江边送别的场面,“载着数百名知青的轮船离岸开动了,船上和岸边的亲人、朋友、邻居、同学的哭声
呼喊声惊天动地,惨不忍睹。连太阳都看不下
去,也就是对苦难的拒绝遗忘罢。
其实,我们(或我们这一代人)真正需要询问和求索的是:追求的是什么?追求到的什么?落寞多少?悔恨有无?期待何在?人生完满热望总同现实失落相随相伴,如影随形,让人难以摆脱。倒底是我们期待过高或过偏?或是我们现实接地气得还不够?这些问题总是纠缠人。读罢《生命的光华》,这些纠缠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不知运生君以为然否?
    运生是在疗病中完成的这部作品,他将书稿发给我,嘱我读后写点东于是就有了上面这篇文字


                                               2017年5月

作者简介:黄良,重
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重庆市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






邓运生和夫人小妮在《重庆知青》杂志2017第10/11期发行会上

TOP
6#

感人至深!

TOP
7#

身受同感。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