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知青趣闻十三《蛇》——作者:老瀛山(邓克宁) [复制链接]

1#

《蛇》

知青趣闻十三

作者 老瀛山

       下乡初,我们三个知青被安排住在生产队保管室隔壁。

       当时,与我们同居一室还有一条蛇,它盘踞在我们的房顶上,有一天,眼尖的毛三发现了它,他一声惊叫把我们吓得不轻,才离开教室来到农村的我们,面对头顶上这条蛇,我们每天胆颤心惊,如履薄冰,它高高在上,我们吼它,它爱理不理,我们用竹杆轰它,它慢悠悠地沿着土墙向隔壁保管室滑过去。 它就像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害怕它哪天晚上窜下来袭击我们,我们每晚都点着煤油灯睡觉,不久,这个担心终于出现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山里吹过的风一阵紧过一阵,风穿过土屋的墙缝直扑屋里,煤油灯黄黄的光在风中摇曳,夜深,我们都已睡去。 突然,“扑”的一声,我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醒,惺忪中,我用手摸过去,在被子面上我摸到一团凉凉的,滑溜溜的东西,它蠕动着,我本能地惊叫起来,借着昏暗的煤油灯光,看清楚了就是生活在房顶上的那条蛇,只见它惊慌失措地往大门口梭去,窜出门缝,迅速消失在夜里。 那晚,我们即惊讶又兴奋,隐隐感觉点什么又说不出来,我失眠了…。

       第二晚,我们又见面了,在土墙上,它仍然蜷缩成一团,悠闲自得地吐着信子,它粗壮健硕,乌黑乌黑的,嘴里发出丝丝响声,它努力睁大着它那双小眼,像往常一样观注着我们,看上去,没有了往日的狰狞,好像还带有几分善意。

       其实,这蛇才是这土屋的原住民,这里的主人,许久以来,它保卫着隔壁的保管室,蛇是老鼠的天敌,有了它,老鼠就不敢来偷吃保管室存放的粮食了,是我们占领了它的地盘,把它撵到房顶上去了,昨晚,估计它是不小心跌落下来,我们没有伤害它,它也没有袭击我们。 就这样,我们习惯了这种生活,相安无事,和平地相处一天又一天,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渐渐地,我们已忘掉了它。

       那个时代物质匮乏,山里的农村就更穷,饥不裹腹是经常的事,想吃点肉要看年看月。

       知青的日子也不好过,久不吃荤,我们经常是饥肠辘辘,没精打彩,日子有点熬不下去了。

       一天下午,毛三不知从哪里弄了条蛇回来,蛇已被打死,他准备熬汤吃,毛三小心異異将蛇吊在房前的树上,踌躇着,不知从哪里开始,他慢慢地试着剥皮,折腾好一阵后,蛇皮终于被扒拉下来了,清洗,切断成一小段小段的,然后用火炖起,半夜时分,一锅蛇汤炖好了。我也分得一碗,端起,放下,又端起,心里忐忑得慌,第一次吃蛇害怕极了,最后忍不住,小心地喝了一口。 可能是很久没有吃肉,这一口汤实在太鲜了,接着二口、三口、太好吃了,最后一古脑,全倒进肚子里。

       有了第一次吃蛇,我们胆子大了,只要听说有蛇出现,我们会争先恐后地去捕捉,或将它打死,那些日子里,山里的好多蛇都冤死在我们的锄下,最后成为我们的盘中餐。 那时,我们几个知青打蛇,吃蛇,在山里小有名气。

       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我们,突然听到毛三说道: “咦,房顶上的蛇怎么不见了”,我抬头细看,果然不见同处一室的那条蛇了,或许,它出去未归,第二天它还是不在,第三天仍然没见着它的踪影,这时,我们都傻起了,默默相对,大家一时无语。张胖子惊呼道: “上个礼拜三,我们吃的那条蛇是不是它哦?”,我们都记起了,那天下午,一条一米多长的蛇,乌黑乌黑的,看上去粗壮肥硕,被我们三人围在了离我们土屋不远处的田角落,那蛇昂起头,吐着信子,奋力反抗着,一双不大的眼睛透着惊恐和绝望,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毛三手起锄落……

       那晚,我们屋子异常地安静,房顶上再也见不到它乌黑乌黑的影子了,也听不到它那“丝丝”吐息声,没有了它那缓缓游走的身影…。 忽然,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差了点啥子。 昏黄的煤油灯里,毛三用被子紧紧地捂住头早早睡去,这晚,张胖子沉默无语,他对着墙楞楞发呆,看书的我,几次放下手里的书,习惯地抬起头来望着房顶……

 


 

分享 转发
TOP
2#

没有蛇后,大家觉得有点空荡荡的了。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