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那年我的下乡经历, [复制链接]

1#

那年我的下乡经历


       廖克金




1972年1月14日,一个永世难忘的日子。
  列车载着一千多个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在朦朦的灰色的天空中缓缓啟动。滿载希望与绝望,滿载离愁和悲伤。在撕心裂肺的告别和哭喊声中,从重庆菜元埧火车站出发,冲进迷茫的天空,奔向远方。

  火车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停在了,宜宾金沙湾火车站,临晨,天是雾茫茫的,火车站下,己停了几十辆解放牌搭棚的车,在一阵喧哗骚动之下,从火车上湧下来这一群无知和朦胧的小鲜肉和小鲜蜜们。,将被这几十辆解放牌大棚车拉到各个县,各个区,各个公社,各个生产队。一千多少男,少女,就被这解放牌大棚车给分解了。🉑️怜,他们还未🈵️十八岁,是未成年人耶。在带队人的安排下,我们上了一辆解放牌搭棚的大棚车。车出发了,向着各个不同方向,向着大山深处缓缓爬去,天空下着毛毛细雨,车象甲壳虫一样沿着弯弯的山乡公路爬去,爬向那狰狞的大山深处,经过几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宜宾珙县底硐区玉和公社,我下乡,我落户的地方。

  我们一行近二十人,在公社简短逗留,就被分到公社的各个生产队,🈶️三人一队的,2⃣️人一队的,五人一队的。各个生产队也许早就接到公社通知,己经🈶️人等着知青们的到来,,好领回分在本队的知青。我和金子英,两兄弟分在杨家二队。天还是雾茫茫的下着雾雨,公路湿湿的,来接我们的生产队长杨万元默默的领着我们三人出发了,寒冬腊月的杨队长穿着单薄,还挽着裤脚,鼻子冻的红红的,还时不时用手背去摸掉鼻子里流出的清滴,最奇葩的是他脚上那双草鞋,鞋底下有八九个铁钉,经问,方知,是山里人下雨时走泥泞路时,防滑,防摔倒的。杨队长领着我们三个小孩,美其名曰,知青,向生产队走去,走了不到一公里公路,拐向了小路,小路是泥吧路,山里冬天多是雾雨沉沉,滑湿那遇见过,我们三个知青不同程度都在这湿滑小路上摔下来,一身的泥,此时,❤️心里已到冰点下,欲哭无泪,这样的小路还有十多里耶。现在想来当时怎样走到生产队,摔倒了多少次,己🈚️精确数次了。杨队长老实,不断说,快到了,快到了。他那钉钉草鞋,使他走🉐️稳当,雾雨还在下,听队长说,我们生产队,特穷,无经济作物,田地又少的可怜,全是山地,离公社最远,离公路也最远,赶场,底硐,上罗,都在三十里路程。估计两个小时左右吧队长终于把我们三个知青,领到了生产队,杨家二队,我的下乡地。荒凉,清静,苗族,汉族,同在一个生产队。,生产队把我们三个知青安排到一幢简易的茅草房里,草房是刚刚俢好的样,屋顶盖着薄薄的草,四面用竹片编的墙,用牛屎和泥扶在竹片上。风从墙缝门缝吹进来,把整个漏风的屋吹得飘飘荡荡如同鬼魅。整个屋就象在冰窖里一样。生产队把我们的安家费用那去了呢,每人置办了,简单的农具。寒风,还在吹,冷自不必说,队长找来些苞谷杆,柴,在稀牙漏风的草屋点起了一小小的🔥火堆。夜幕降临了山里特静,静的有些狰狞,我们三个知青,围坐在火堆旁,那凄凉味,🈚️以言表,下乡的第一晚,就在火堆边我们三个知青商议,天放亮,立马去公社要求换个生产队,离公路近点的,这要求过份吗。屋外各种虫鸣此起彼伏,其间夹杂着或远或近的狗叫。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人说不出的害怕!

  我们好不容易挨到天放亮,我们三个知青就沿着昨天来时的山路往公社赶,找到公社管知青的负责人,和书记,说了情况。得到答复。不行,说我们的安家费已拨付给杨家二队了,杨家二队也已给我们三个知青修了房。天啦,那就是我们知青的稀牙漏风的茅草房。❤️心情沮丧,悲崔,唉,总🉐️做点啥,正好出了公社,公路边上一大瓦房,房边一大群鸡正在觅食,嘿,顺手抓了只大母鸡塞进跨包里,走了。事后才知,我抓鸡的那家是公社的文书家耶。不提也罢。
  第二天跟队里出工,水,要自己去挑,饭要自己做,苞谷杆,青木,烧火,烟雾弥漫、花脸一个,才做好一锅夹生饭来,阿弥陀佛!

  长见识啊。也许是私心作怪,队里桐子树上还挂有桐子,我以为是核桃呢,夜晚我就去摘了许多,拿回来捂起,心想,捂个十天半🈷️,就🉑️吃核桃了,后来,才知道,不是核桃,是桐子。榨桐油的。

  下乡半个多月,我们知青迎来了72年的春节,我去了本公社艾口三队,杨渝行,王正绪,孙亮。那里,他们好呀,在公路边上,住在队里保管室里,队上正在给他们三个知青修大瓦房耶。年三十了,晚歺后,🈚️聊之极,拿出了过年每人供应的半斤烧酒,就着晚歺剰下的红萝卜片,每人把半斤60度烧酒全倒进了胃里,结果是全部醉倒,全都第一次酒醉全吐了,都在酒气冲天的恶臭里呼呼的睡去。直到第二天,年初一,艾囗五队的女知青们去公社经过才叫起了我们,唉才是十七岁左右的孩子们,就这样在下乡的第一年,过了72年一个悲崔的春节。
  大山里都会给每户人家分一座柴山,我们知青也都分得🈶️,就是自己去山上砍了拿回来作为燃料,我们男知青还好砍了能抬回来,🉑️女知青就没那力了,所以,艾囗五队的女知青,也时不时的叫我们一帮男知青去帮她们砍柴,而她们则在屋里做饭,待我们把柴砍回时,就🈶️可口的饭菜了,那年🈷️生活相当困难,物品也短缺,可每次吃饭,我的碗饭下面都埋着一个鸡蛋,我那时傻,还叫嗨,我碗里有鸡蛋,你们有吗。齐声回答,没有,整🉐️场面你看我,我看你,🈚️语。我观察了一下,李和平,敖和秀,董必芳,均一脸茫然,唯李选民,脸微红。明了,明了耶,此时,草房里己是一片欢声笑语。

  农民是最反感知青串门的。本来我们下去与他们分享本来就不够的资源已经是迫于政策他们不得不接纳我们,如果再三个一群五个一帮的走来串去的,不但影响知青出工出力还要带来各种问题。🈚️聊之极,我也不例外的伙同知青串门,到处走,和李安华,等去过兴文先锋山那几个生产队,和张碧荣,等去过资中,资阳那里的生产队,和杨渝行,一起串到了安岳县永清区,该次,出发前,我和兔儿一起回了一次我的生产队,同队的金子英两兄弟也出工干农活去了,没意识,没商议我和兔儿拿出了头两天在兽医站拿🉐️芭豆,捣烂放在了他们的剩饭里,没目标,没目的,就是觉得芭豆吃了要拉肚子,试试看,就这样我和兔儿就走了,直去了安岳,永清区串门去了,去了赵碧连,聶有容她们生产队,和其他几个生产队。事后方知,当时本县说我们投毒,到处捉拿我们。真是苦了金子英两兄弟害得他俩拉肚子,后来回城机缘巧合的天衣无缝,又联系上了,为这当年芭豆一事,我真诚的向金子英两兄弟道谦,当年的荒唐,当年的🈚️知,使我现在也时常感到内疚。啊门。那里有知青,就往:那里走,本县的走,外县的走,本省的走,外省的也走,一说是知青,都会接待你的。

  那年月对我们长身体的小鲜肉来说,是能入口的都往嘴里塞,生长发育的需要。我也同李安华,王治平,孙亮,等、到处游荡,瞅见机会,也会下手抓些鸡来补充体内能量。也许是上天怜悯,还从来没失过手,和被发现。唯一的一次,和王治平,去赶上罗场,在牌方下去两公里处的路边,有一农户,王治平去和农户看家人说话,我假借解小便,去到猪圈,用手指弹出几粒干苞米,把一群鸡引到了无人的猪圈里,抓了只又肥,又大的黑毛漂亮的乖母鸡,装进了我的跨包里,假提裤子边走边说,怎么有点拉肚子,现好了,王治平,走赶上罗场哟。己经离开农户家好几百步远了,那农户可能数了鸡的个数,发现不对,就大声喊叫了,那两个知青偷了鸡,当时正值点种小麦季节。五百米外在山坡上点种麦子的农民,听到喊声,放下农活,八九十人分两拨齐刷刷向我和王治平包抄过来,他们手里拿着锄头,扁担,试想,追上了,不死于乱棍之下才怪。说时迟,那是快,跟着公路跑迟早被追上包抄。乱棒打死,我🉑️不想要这样的结果,我和王治平边忘起命的跑、边向左向右观望,在公路上被追了两里地,正好,左手边靠山,树木杂草浓密,叫声,王治平向左往山上跑,一囗气跑到了半山腰,累🉐️张开大囗呼呼出气的份了,回头望山下公路,几十个农民拿着锄头,扁担,问,那两知青怎么跑的不见人影了呢,唉,总算,🈶️惊🈚️险”.怎么也搞不懂这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

  十八岁,我的成人礼。就这样被留下一段战火硝烟似的记忆。

  那时穷啊。不能只怪这些只有十七、八岁的知青要偷鸡摸狗。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物品短缺,生活贫困,一个伟大的号召,像赶牲口一样,把他们统统赶往广阔天地,在此背景下,我,撑花,也是把邻我们知青屋边的张仁德,我们叫张大伯,张大妈,老两口养的一只大黃狗,🈶️五十斤重罢,因为两房挨🉐️近,大黄狗,我们三个知青也唤的走,我呼唤大黄狗,一路急走,去到了,杨家一队,一泸州知青家里,叫万恩如,是六几年下的老知青。我人进屋,那狗也跟进屋,那狗也正大半年的年龄,,皮毛油亮,油亮的,瞬间,万恩如知青的夫人说,这狗打了,拱糯米饭来吃是味道不摆了,瞬时,关上房门,扁担,棒子,齐向狗打去,🉑️怜的狗。事后队里张大伯不见了狗,问,说是,跟着廖克金那知青走的,说我带去了杨家一队,就没见狗了。过了两天,队里把这事向公社讲了,要我给一个说法,我才没理会哟。又过了些天,公社武装部,部长王光前带两民兵来找我,我说咋的,要抓我吗,语气硬的,我自己都吃惊,王部长给我说小廖呀,你张仁德大伯老两口,养这么大条狗看家,你给带出去给打来吃了,你总得给张大伯一个交代呀。我语塞,无语,因为张大伯老两口对我们三个知青都很好耶,后来,王部长说,张大伯喂这狗也不易用了粮食,叫我赔五斤粮票。了事,空前浩劫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知青,一群完全不谙世故,不计后果的生灵,他们青春的活力,骚动身驱,是那个年龄段所控不了的,于是,打群架有意无意间形成,我也不例外,参与其中,我在农村时,外号叫,撑花,在珞表,复兴街上,那场知青群架,现在,回想起来,也历历在目,我方知青有杨渝行,外号,兔儿,有胡庆威,外号,威威,有曹泽明,外号,香水娃,有皮匠,,地主,等一帮知青。对方知青,有夏红跃,外号,三猪,有外号叫渣滓娃儿,的书名我还真不记🉐️了。以渣滓娃儿,三猪为首的一帮知青,和我们这边知青对峙己形成,剑拔弩张。双方决定下一个赶场天,在复兴街上大茶馆对峙开战。双方回去各自准备,我们,忙活着做了应手青杠木棒,鸡蛋粗细,一尺,又五长,便于藏在身背后,穿上外衣,什么也看不出,此时,对方在做什么就不🉐️而知了。赶场那天终于到了,早歺后,我们一帮人,兔儿,威威,撑花,香水娃儿,皮匠,地主,等知青齐奔复兴场上而去,场上己是很多人了,赶场天,直奔街上大茶馆,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三猪,和渣滓娃儿,等一帮知青,双方说话都很充,火药味十足,不知是那句话,也记不得是那个人触到点上,瞬间,双方就大打出手,拳头,木棒,乱打一气,混乱中不知谁喊,对方🈶️刀,瞬时,往街上跑抢过农民的扁担,总比短木棍强吧,瞬间街上农民己跑光,街上就是两边知青用扁担对砍了。突然,听得有人叫,有人中刀了流了好多血、我和兔儿此时正在围着渣滓娃儿打,此时有人叫,🈶️民兵来了,快跑,大家鸟兽般散去。后方知,我方把对方打惨了,流血也是对方的人,现在想来,何苦呢,都是,重庆知青耶,是青春期的孩子身体发育上的骚动,神仙也无解。

  每次,我们,知青去公社,或者赶场,上罗,底硐,都会冲着中午在街上那攴午饭,味美极了,给半斤粮票,肆毛钱。会🈶️一大碗白米饭,和一份回锅肉,或者是一份炒肉丝,端上桌来,三下五除二,全进到胃里,拍拍小肚,不尽兴,碗璧,和菜盘子里,有油,打来一碗米汤刷干净了盘子,和碗,头一抬,连同这碗面上漂着几滴油花花的米汤,也进到了胃里,拍拍肚,用手背擦擦嘴,那个爽,无语言表,回到生产队的日子,那家农户蒜苗炒回锅肉的香味,隔两里地都能嗅到香味,那感觉,现在是怕再也没有了。唉,只好留下美好的回忆啰!

  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不仅剝夺了我们学知识的权利,还糟蹋了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是我们整整一代人的悲壮。我们象历史夹缝中的草一样却不屈不挠的生长,不管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依然顽强。知青这个名词,己定格,在中华。知青这段历史将截入史册。
知青这段历史也将成为永世的绝唱。                                 

 

2018年,1,月26号,初稿。

    该文,是,记实,实写的。里面的时间,,地点,人物,全是真名,真人,真实的我经历过的真实事件。

本主题由 管理员 融儿 于 2018/2/28 23:48:48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知青们用最美好的青春抒写了知青这段历史,的确是永世的绝唱。
TOP
3#

哈哈哈,回想起当年知青那些事历历在目,写的真事需要勇气的,很赞。
TOP
4#

        朋友用真实的笔触记录了发生在那个特殊年代的真实事实,真是催人泪下,欲哭无泪。特别是69年至72年下乡的知青,散落在各生产队,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学习,给人一种自生自灭的感觉。悲哀,我的知青经历。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