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三十【知青的初恋】 [复制链接]

1#

三十【知青的初恋】

王忠富在重庆南岸区海棠溪民生码头住家附近有一个女孩,也在平昌县南草区坦溪公社当知青,其家人让小王多照顾她。小王时常给她寄信问候。

他文化底子薄,所有给街坊女知青的信全交我代写。

女知青在回信中赞扬小王信写得不错,小王拿到回信看不懂,很多字不认识,
把信交给我念给他听。

收到女知青来信后,小王躲着我们写回信,无奈他的字张脚舞爪,错别字连篇,才不得不又求助于我,这下成了三个知青间公开的秘密。

回信由小王口述,我代笔。双方你来我往通了五封信,后来那女知青再也没有来信,小王为此苦闷了好一段时间,不久从家里来信才知,她已在坦溪与本公社一男知青交上朋友。

生产队上来了三个知青,刘队长的事一下多起来。知青大小事情都要找他老人家,他家的门坎都遭知青踏玉了,每次去队长家反映事情,我们尽量拖到吃饭时间,在他家蹭饭才回来,免得再升火做饭。

刘队长家里人对知青都十分很热情,多搞几回弄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去。

三个知青住在一屋睡觉还没啥,日子久了,吃饭就显得恼火。你想吃干的,我想吃稀的。人来客去,迎来送往很是不便。

王忠富原与我一个锅煮饭吃,后来分开了。他善于社交,社会上哥们不少。响滩区黑水公社有一表哥,个把月来两叁次,每次都是四、五个知青。小王一顿饭要打一洗脸盆米去煮,人家还说他不落教,只吃了个半饱。一个月的供应粮整不到两盘。没米时伸手向我借。小王挺自觉,下乡后还从未外出窜队。

这样人来客往,我感到忍无可忍,逐向队长提出另找住处。我物色了两处,一是生产队保管室旁有一空房,队长不同意,说这房间收棉花时要堆放棉花。另一处是丁家湾的丁怀福家,他全家都欢迎我去,还免费借一间屋我住,刘队长以知青自留地远了不好照顾为由,没有同意。

最后编辑山之源 最后编辑于 2018-04-10 22:22:47
分享 转发
TOP
2#

回复 1楼山之源的帖子

哈哈,祸及池鱼哈。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