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三十一【生产队科研组】 [复制链接]

1#

三十一【生产队科研组】

山区的农活重了知青干不了,轻的做不来。象翻土,挖起来的土,一会又被自己的脚给踩紧了。挖的沟高低不平,水流不出去。点麦子,总丢不到窝里去。

到生产队三个多月了,做得很不象。特别是王忠富,只要他挖地,没人敢站在身边,他力气小,人又高,几斤重的锄头举过头顶,摇摇晃晃的不知落点在哪里。更为可怕的是,出工从不捡查锄头,他的锄头“塞子”没斗紧过,锄头时常脱落而飞。

有一次王忠富挖自留地,锄头脱落飞到下面一条路上,砸在挑水路过同院子的丁国安面前。事后提及此事,丁国安浑身冷汗直冒。

生产队有一个科研组,丁贵为组长。组内有两男四女,全是年轻人。负责队上棉花的筛选留种、棉花质量的鉴定。专门有三亩地,试种引进的优质棉花,如其产量、质量超过现有棉花,第二年就全面推广。相比之下,这个组的活路是全队最轻的。

我找到刘队长申请到科研组,他让我征求丁贵的意见。我干脆把丁贵拖到刘队长家,当面定板,免得相互推委,队长只得同意我去科研组。

另两个知青得知这一消息,也去找队长和丁贵,答复是“不同意”。

丁贵组长与我私交不错,空闲时常在一起打扑克牌“扯沱”,有时请他吃饭,赶场时请他吃点油果子。他人很机灵,修养好,说话从不带“把子”,在队上人缘不错。对我记工也宽,有时早上睡过头,工分他照给我打起。

到科研组上班后的活路,是鉴定去年收获的棉花级别和选种子。将棉花放在手上用梳子梳整齐,然后放在一块黑色的胶皮上,用尺子量出长宽度,逐项登记造成册。

队上没专门的地方来进行棉花的鉴定和选种,通常是临时借社员的家作场地。

今年是借梁梁上院子边王翠珍家的房子。这房刚建三年,呈长方形,共有四间屋。王翠珍结婚已三年,其丈夫丁怀成(丁怀书弟弟)是陕西铁路局的工人,至今无小孩。听人讲王翠珍没生育能力。

王翠珍性格开朗,待人大方、热情,喜欢说笑,一天乐哈哈的,没什么忧愁。谁开玩笑都输得起。有次她请队上陈民春、水木匠做柜子,俩人开玩笑,用扁担从她双腿穿过抬起走了四、五步。我在旁看见都觉过分。

她与王忠富同姓,认小王为弟弟,遇上咱们没菜吃,少不了去她家要点菜吃。

棉花鉴定、选种一结束,就到试验地为棉花松土除草。

丁贵在我旁边手把手的教我,生怕我把幼苗给铲掉了。离棉花苗两寸下锄,不要伤根,脚站两边,以免把松过的土踩紧。

两天下来我已学会了松土。

丁贵是科研组长,身兼队上记工员,早上他安排完组内工作后,就到各组打工分去了。

有时下午出工,天上的太阳照得地上冒热气。让人十分疲倦,哈欠一个接一个,上下眼皮直打架。有时干脆放下锄头,倒在齐腰深的棉花地里睡觉。由于有地气,不久双肩长出些红米米,挤出脓才好,刚好又长出来。经医生诊断是湿气所至,医不断根。

最后编辑山之源 最后编辑于 2018-04-10 22:23:44
分享 转发
TOP
2#

我们下乡那个地方,属于平坝,已经有两三百年的棉花栽培历史,每个生产队每年都有大面积的棉花种植计划,所以生产队没有组建什么科研小组。只是麻(打)棉花芽子这种农活,感觉做起来有点儿难受。请看我写的关于打棉花尖。请点击地址:http://newbbs.023cqzq.com/showtopic-9712.aspx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