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三十二【丁怀忠结婚宴】 [复制链接]

1#

三十二【丁怀忠结婚宴】

生产队社员的红白喜事,我们知青都爱凑热闹。队上会计丁怀忠结婚办喜事,根据当地习俗,接新娘的那天,新郎家要物色几个未婚男青年,拿上长竹竿、绳子去女方家抬陪嫁的东西。这陪嫁有大红色的柜子、箱子、铺盖。抬来的东西越多,说明女方家境越富裕,越光彩。迎亲的女青年在新娘家可得到一张小毛巾,然后与新娘方面的几个伴娘陪同新娘的父母、兄弟姊妹每人手拿一把黑伞,浩浩荡荡的向男方家开来。

丁怀忠的新娘是相邻的宝塔大队的人,原准备请我们三个知青当迎亲嘉宾。后听说前段时间来打小唐的知青“铜壳”是在女方生产队,怕我们前去发生冲突,此事只有免了,请我们晚上前去喝酒、闹新房。

那时农村都很穷,送的礼都是些米、黄豆、绿豆、麦子、干面。我们三个知青一合计,每人送两块钱。

到丁怀忠家,受到热情欢迎,揣茶送水,吃喜糖、瓜子。

王忠富冒冒失失的,想撞进屋看新娘子,被拒绝了。新娘在新郎家,头天不吃饭,闹新房前,不见任何客人。

主人家安排知青在正屋入座,地坝上摆了四张酒席。男的一桌,女的一桌,不能混坐在一起。

我们这桌有新娘的父亲、哥哥和新郎的父亲,算是最高级别。按规矩上席位是前辈的座位,下席是晚辈。我在侧席入座,王忠富一屁股座在上席上。先上的糖果、糕点、红苕酒。

王忠富有三两酒量,喝酒时未停过筷子,还一个劲的劝别人,“喝哟”。象主人一样,拿着酒瓶给桌上每个杯子倒酒。这桌酒席上只听见他一个人的声音,天南海北,天上地下的神吹。大家出于礼貌“嗯!嗯!是!”不住的冲他点头。

我性格较内向,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很少开口说话。

正菜端上来,两碗烧白,每碗有八块薄薄的猪肉片。一碗粉蒸排骨,有八沱。一桌八个人,每人两块烧白,一沱排骨。从上座依顺序一人一筷子挟起吃。

知青来到队上是第一次喝喜酒,没人给我们介绍规矩。王忠富一筷子挟了三片烧白,后面的人没有烧白了。

重庆吃酒席,菜随便吃。平昌山区则不同,只这么三碗,吃了就没有了。不少人在酒席上舍不得吃,将烧白用菜叶子包起来,拿回家给家人吃。不过干饭可敞开肚皮吃,我一口气吃了三碗。

山区闹新房很文明,新郎家和新娘家送亲的亲朋好友男女两边对歌。双方放开歌喉对唱,一方唱完,另一方接着唱,接不上的罚。

女方送亲的人唱赢了,闹新房便结束。若男方赢了,可逗新娘,直至她脸上露出笑容为止。

我们三个知青分开人群,挤进新房。新房里点着一盏明亮的马灯,墙壁上贴满亲友们送来的画,靠窗处摆着一张大红的写字桌,旁边有一个红红的平柜和三个大红的箱子,这些显然都是新娘的陪嫁品。靠里的新床上挂着青麻蚊帐,床铺上堆放着四床新铺盖。

丁怀忠母亲给知青揣来凳子,让我们座下。

新娘低着头座在床沿,满脸绯红。她中等个,身材消瘦,短发,皮肤较白,容貌一般。

对歌开始,先由男方家的陪娘丁怀珍、丁怀秀、程明珍、丁怀芳唱:“哟…对面的哥听仔细,山湾湾的妹妹唱的歌,地上的草,坡上的羊,请问哥哥哪放羊……”。

歌一停,对方接上唱。唱的都是些山歌,声音很高。对听惯流行歌曲的我们来说,这山歌真象是念经。

王忠富这人爱热闹,当从唱了曲《阿歌阿妹打秋千》,竟赢得满堂喝彩。

对唱你来我往,最后女方的伴娘唱赢了,闹洞房便宣告结束。
最后编辑山之源 最后编辑于 2018-04-10 22:24:34
分享 转发
TOP
2#

记得我所在的生产队,碰到哪一家结婚,我都被请去给新郎抬陪嫁。那真是两边吃,又吃新郎家,又吃新娘家,安逸得板。

TOP
3#

拜读你的文章,哈哈!回想也挺有意思,我们当知青也参加过农村的婚礼,我们去陪新娘哭嫁,我们比新娘还哭得伤心,因为那时我们都很小,我们想家,想我们的爸爸妈妈啦.......社员还笑我们,又不是你们知青出嫁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