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沱江之滨的重庆知青,第一章 [复制链接]

1#
­

                       第一章 ­

  ­

       美丽的山城,­
  白云深处歌乐山,­
  长江水奔腾流,­
  嘉陵江围城绕,­
    它是我生长的地方。­

  我站在长江边,­
  钢花飞满天,­
  烟囱林立,­
  灯火灿烂,­
  钢铁煤碳压青山­

  我站在鹅岭上,­
  举目望四方,­
  长江,­
  嘉陵江,­
  后浪推前浪,­
  载着山城奔向远方.­

  啊,­
  美丽的山城,­
  可爱的家园­
      它是我可爱的家乡。­


 我的家乡座落在长江之滨的支流,美丽的花溪河畔,河水沿着青山,不知拐了多少个湾,在我的家乡土桥停顿了,花溪水电站的英姿展现在世人的眼前,两岸翠竹葱葱,溪水清澈,水中鱼儿游在浅底,河里的鹅卵石清晰可见,两岸绿水青山,­

位于花溪河畔的土桥,是一个古老的乡镇,埸头长着一棵老黄桷树,沿着一条石板路,两边长满了刺槐树,到了农历四月间,满树的槐花开满了枝头,花的清香朴鼻而来,从埸头通向埸尾,埸尾的公路边有一座小石桥,清澈的小溪顺桥流过,进入长江,小石桥旁边,有一支河南马帮,赶马帮的脚夫,大都是河南人,在我幼年时,常看见脚夫吆喝着马儿,载着货物的马帮,匆忙赶路的脚步声,古老的民居屹立在街道石板路两边,从埸头通向埸尾,到了赶埸天,从四面八方赶集的人们,络绎不绝地聚集在这条古老的街上,各种各样的货物摆放在街头,讨价还价声不时地充斥在这古老的乡埸上空,临近午时,男人们会坐进茶馆,嘴里叼着叶子烟,沏满一壶沱茶,悠闲地品茗,耳朵却听着茶馆里面说评书的,讲述那亘古的故事,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女人们则拿着鞋底,做着针线活,围坐在当家人的身边,其乐融融,我的家乡,充满了我儿时的记忆和欢乐,是生我,养我,哺育我成长的地方。­

    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春意盎然,我们几个女孩子相约到河边去捞鱼,河中有很多很多的小鱼和螃蟹,还有各种各样的虾子,我们跳到水中,兴致勃勃地把玩着水花,突然,一条五光十色的火烧泡小鱼被小芳捞着了,小明又将河中的石头搬开,捉到一只大螃蟹,高兴极了,九妹在岸边,捕获到了一只美丽的花蝴蝶,准备拿来回家做书签.其他小伙伴都各有所获,我提议到山上去挖野香葱,好拿回家包绞子吃,大家一致同意了我的意见,那一天,.我们挖了很多很多的野香葱,还到蒙家花园去摘鲜花。­

  蒙家花园座落在花溪河畔的两个小山头之间,两楼一底的小木楼,掩藏在宁静之中,红色的美人蕉,开得正艳。四周环绕着绿树花丛,鸟语花香,高大的香樟树,青翠的柏树,松树,桂花树,柚子树,紫薇树,红色,黄色的香水玫瑰花,红色的月季花,低矮的權木丛中,牵牛花爬满了枝头,常春藤缠绕在金银花丛中,争相斗艳,姹紫姻红,在使君子丛中,女伴们躲在树丛中,听着那主人家的大黄花狗吠声汹汹,害怕得很,躲在草丛中,不敢出一点声音,我们悄悄地在树丛中吃着使君子,在花园里摘着大把大把的各种鲜花,到山坡上挖了很多的野菜,把它全部带回家,仿佛打了大胜仗一样,欢乐的童年生活就这样无忧无愁的渡过了。­

  随着小学6年级的学习生活到来,同学们都进入紧张的毕业学习生活,由于我们学校在离家2里多路的包家沱小学,早晨我们都要走路去上学,途中我们要经过一个池塘,4个小女伴常常一道去上学,途中,时常嘻嘻哈哈地在路上打闹着,在池塘边戏水玩耍 ,等到放学后,我们一同到好吃街去买卤鸡翅膀,鸡脚,那时,才二分钱一个,我们边吃边打闹着回家去,小学的毕业生活,儿时的童年时代,就这样无忧无虑,紧张而又轻松地渡过了我们的少年时代。­

  在66年之夏,有3个女伴分进了重庆第34中学校读书,而我分到了街道的民办中学校读书,从此后,我们各自的青年人生道路,揭开了新的一页.­

  在中学里,我们发奋的学习各种知识,认识了很多新同学,短短的半年学生生活中,正是长知识,长身体的时候,北京城里的一个伟人,毛泽东同志发表了:“;炮打司令部,我的笫一张大字报”揭开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序幕,从此神州大地一遍沸腾,被红色的海洋染红了,960万平方多公里的土地上,工厂的工人不上班,不生产产品,学生不上课读书,农民不安心种地,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十年浩劫,我们国家比西方发展中国家落后了30年。­

  有一天,三妹在学校唱歌,我有一个同学姓金,三妹唱歌唱得高兴起来,把一首歌名为[北京有个金太阳]唱为[北京有个金哈吧],当时正是无限上纲上线,怀疑一切的年代。马上被一些大一点同学。押着去李家沱,土桥,苦竹坝,道角,打着锣鼓去游街,喊着:我是黑五类,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我是现行反革命分子,对毛主席他老人家极端的不满,一边敲着锣,一边喊着,沿途围观的人很多,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被游街示众,这件事情对三妹的打击很大,同学们很看不起他,其实,他是自己无意造成的,根本没有想到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没有想到会涉及到政治上去,而同学们当时都很年幼无知,对于政治上的事情,也不是理解得很对,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现在想来,都觉得当时同学们是多么的愚昧和无知。­

  在1968年底,,为了解决全国中学,高中,大学生的滞留问题,毛泽东同志又发出了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的号召。­

带着对生活的新鲜感,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深切信念,高举"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大红横幅,百万学生在经历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之后,又面临人生的重大选择,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们作为那个时代的青年人,都争相响应.当时,重庆市知识青年的政策是200元安家费,15尺布,一床棉絮,一床蚊帐,一斤棉花,6个月的煤,米,油,盐,共有19万多知青,我们九龙坡区笫一批有一万多人下乡。­

  我私自瞒着母亲,想跟着同学们,尽快地离开家独立生活,到派出所把户口下了,交给了学校,当母亲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已将国家发给知青的蚊帐,棉被,等物品领到家中,把母亲气得要打人,我只有躲藏在孃孃家中,等她气消了,才回家.­

  那时候,我们学校有100多个同学,只有一个年级,有的同学年龄比较大,有的年龄又比较小,由于同学们大的大,小的小,很不好安排,给我们的老师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因此,老师们在农村,城市两头反复考虑,才在内江地区选好一个区,作为我们学校安置同学们的地方.最先考虑到资中县太平区,那里养蚕的很多,适合女孩子们生存,地势比较而言比其它区要平坦很多,劳动日工资也比较高,同学们知道后,都很高兴我们的老师们给我们选择了一个这么好的一个地区,所以,学校没有怎么做动员工作,大家都勇跃的报名下乡,到农村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是我们那时候的青年人的理想,不留在城里吃闲饭,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才是我们当代青年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经过一番老师们忙前忙后,学校共有80多个男,女同学愿意第一批走出家门,投入到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的洪流中去,为了不让同学们到农村后,什么都不会,怎么在那样的条件下适应新的生活,老师给我们补习了各项生理卫生课程,谆谆嘱咐大一点的同学要多照顾小一点的同学,出门在外,不要打打架斗殴,大家要团结,互相关心,要我们记在心上,踏进社会,都是独力自主,自食其力的人,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老师告诉我们,下乡的地方是在内江专区资中县,那里盛产白糖,花生,还有皇帝御用的贡菜,当时,在那里,是主要的农作物,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成渝铁路,有一条沱江河横在其中,经过一番紧张的筹备工作,离我们离开家门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在上个世纪69年的冬天,临近春节的时候,土桥街上敲锣打鼓,鞭炮声震天,欢送的横幅把两边的街道都遮完了;横幅上写着:“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人们争先恐后地来到街上,父母,兄弟姐妹都来送自已的亲人,一时间,重庆9中学校的同学,27中学校的同学,土桥民中学校的同学,十中学校的同学们,组成浩浩荡荡的人的海洋,漫天的彩纸花飞落在同学们的身上,在长江边,亲人们依依不舍,难舍难分,一直送到九龙坡火车站上,已是下午4点多钟了上了火车后,同学们哭声一遍,带着亲人的嘱托,一声汽笛长呜,咣咣噔噔声传来,火车已经启动了,同学们怀着对亲人的离别,开始了人生的第二起跑线,漫长的知青生涯,就从此揭开了序幕.­

    同学们坐了一夜的闷灌列车,来到四川省内江专区资中县,在县招待所住了3天,到了资中县,才知情况有了变化,有的学校有高中部的同学,在县安置办问讯分配落户的问题,县安置办接到上级指示,周恩来总理发出了新的指示:"要将知识青年安排在先进生产队,劳动日高,贫下中农多的生产队,给知识青年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县城里很热闹,同学们尽情的游玩,城里有一个重龙公园,有一处风景,叫作“滴水弹琴”,流水的声音很像一个姑娘在弹琴,很好听,同学们都爱去听。­

在那个时侯,粮食都是定量供应,资中县安置办招待全体重庆知青的饮食起居,知青们享受了共产主义的生活,而同学们在吃饭时,却一点也不珍惜粮食,县城广埸上,随随便便到处都能见到知青们倒掉的饭菜,小吃的垃圾乱扔,对知青的影响很大,因为这是一个农业县,当时,我们国家不是很富有,人们的各种副食都是定量供应,人们对吃的相当节约,浪费是很可耻的,由于人多又乱,1万多人在一起,老师们管不了,笫3天就自由组合,而我们学校又改变了下乡地方,总共80个人就分到了资中县归德区的4个公社,在第三天的下午,又坐火车到归德区,同学们分布在沱江河两岸的文江公社,双丰公社,共农公社,和阳鸣公社.­

  在县城的时候,有些同学想打架,有个同学叫小劲,他们家有历史问题,在文化革命后期,受文化革命的影响,也波及到学校,有的同学手就很发庠,想找点事情来做,就想打小劲,被阿峰知道后,竭力劝阻,说,都是同学,离开家乡和父母,家里的事情不能拿到外地来闹,父母的事情不是做儿女所能选择的,如果真要打架,我们都动手打架,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影响到知青自己的威信,还没有分到生产队,就在县城打架,对大家都不好,经过一番的真诚谈话,同学们才没有打架。­

一条成渝铁路横跨在沱江河边上,江边长满了很多的芦苇,河水清水悠悠,一条渡船在水中荡漾,连接着两岸的交通,两岸的人民勤劳而善良,朴实而热情地招待远方的客人,欢迎知青的社员们在火车站等待着,迎接我们的到来,冬天的寒风,呼呼的号,社员们穿戴着土布棉服和土布鞋,头上缠着土布头巾,身上围着土布围腰,背着扁背兜,高兴地接待我们,在蹬赢岩车站餐厅,公社专门管知青的同志吴贤挑同志,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请我们吃了饭,大家一起谈心,热情的贫下中农们非常高兴,一同来的年轻人们,打着欢迎知青的旗帜,和我们谈着共同的语言,我们一共20个人,分到了阳鸣公社,沱江河对面分了9个知青,2个男孩子,7个女孩子,其中有两对兄妹,沱江河这边分了11个同学,两个女孩子,9个男孩子,一共分了10个生产队­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