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短篇小说:校长 [复制链接]

1#

校  长

蜀地子弟



       谁没有在暗地里咒骂过校长?谁没有在期末奖金分配时发出过抱怨?谁都没有认为自己的咒骂和抱怨是否有错误?谁都没有认识到这些咒骂和抱怨与自己拥有的高学历有关?不过,也要公平地去看待校长们。要做到公平,就必须走进他们的世界,这样,我们才会客观地评价他们。

       校长是什么呢?按照县长是七品芝麻官这样推下去,各部局是八品官,管校长的顶头上司是属于各部局,理所当然教委主任是八品官了,那么,校长就是九品官。处于这个官阶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受害者和受益者。他们只能用这个可怜的官阶来应付上面的,又要用这个可怜的官阶来对待下面的。吴驰仁就是这样的一个校长。

       吴驰仁,中等个子,看样子四十来岁。身体微微有些发胖,短而不长的脖子上托着一个国字型的头:在两片瓦的分发下,眉毛显得粗而浓;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眼镜。透过眼镜,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嘴嵌在脸的下方,上下嘴皮厚,给人一种老实、仁厚的感觉。

       这种憨厚的长相给吴驰仁带来莫大的好处。自参加工作以来,他从不参与对领导的论长论短,也不参与对同事的是是非非。为此,他得到了领导的赞许和同事的好评。工作十年后,他便由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直接提升为副校长。再经过官场上的五年打拼,他终于彻底的脱胎换骨,由副校长提升为正校长。十五年成为正校长,这在别人眼里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要知道,绝大多数人不论怎样工作,一辈子都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哟。

       哎呀!看,话又扯远了,还是回到校长这个官阶的话题上来吧。

       说校长是真正的受害者真是一点不假。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吴驰仁都得不到休息。教师们把自己在工作中的烦恼、怨恨统统一股脑地发泄在他的身上。什么“工作分配不当,奖金方案欠妥”,什么“制度不人性化,调动工作不一视同仁”……好像这些都是校长的错。校园里的罪还没有受够,顶头上司接着又怪罪下来,什么校园“三乱'治理不彻底”,什么“管理学校的能力有待于进一步考察”,什么……吓得吴驰仁心脏病差一点儿就要发作了,下一步又要为消除领导的不信任而把腿跑细。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也真是,当一个校长确实太可怜,太窝囊了。上级来人了,自己要去陪吃陪喝陪笑脸,甚至一句谢谢都没有;教师工人跑来闹,自己要听得受得忍得,把气压在心里。唉,可怜的官阶,可怜的人儿。

       说校长是真正的受益者也不点儿不过分。尽管教师们提了那么多的意见,吴驰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总是以这样的借口那样的理由推诿。吴驰仁心想,我校长是管大事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找我干嘛,去找分管领导去。因为工作“忙”,吴驰仁没有在第一线上课。那么吴驰仁一天到晚到底忙些什么事呢?

       我们先来看看吴驰仁所管理的学校的工作安排吧。

       校长,主持学校全面工作,主管人事和财经工作。这种安排决定了校长的工作轨迹、着力点。什么建修呀,以及与此相关的招标呀,与工程承包商的交涉呀等,还有学校采购的审批和报销的审批,教师的工作调动的审批……哦,吴驰仁脑袋里整天想的不是哪里设施还不完善,需要添置,就是想的哪里还有空地,可以建一座楼房。用吴驰仁的话说,光是这些事就忙得“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整夜瞌睡都睡不好。有时候怕别人来打扰自己,还得出去躲藏三五几日。哎,那些房地产承包商,那些想调出或者想调入的可恶教师,脚跟脚的,讨厌死了,也不看看现在是的什么价位,空着嘴巴想办事,门都没有。话语权、行政管理权……不用白不用,不然“过期作废”。

       从这里可以看出,处在校长们九品官的官价上,是一个多么矛盾的综合体。给他们的处境和人格定位——两面人。当然,这有别于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些维持会——看到“皇军”来了,连忙挂上太阳旗;看见八路来了,马上为抗日做工作。不然,校长们会为自己的身份找你算账,让你说说为什么把校长们说成是“汉奸”的理由。

       时间推到XXXXX日。这天刚吃过早饭,吴驰仁接到教委内部线人发来的信息,说今天上午九时教委检查组要到学校来。这信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打破吴驰仁按部就班的生活。

       平时,吴驰仁深居简出,没有大的事情,他是“雷打不动”的。校长办公室、住宿寝室两点一线固定,有时寝室也拿来当做办公室。有什么事情要找教师,都是通过手机将其叫到校长办公室,从来不会有吴驰仁亲自到教师办公室去找教师的现象发生。只有在单位集体过年的宴会上,你才会看到吴驰仁的一点点亲和表现。偶尔吴驰仁也会走出校长办公室,站在门口亮亮身,不知道是出来透透气嘛还是让大家欣赏他的尊容。总之,吴驰仁作为校长,这个职务的威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眼下,教委检查组即刻要来学校检查,这可是一件大事,马虎不得哟。于是吴驰仁叫来德育主任,叫他马上通过学校广播,通知全校教职员工立刻到大会议室开会,然后马不停蹄走到校长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沉思了几分钟,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笔筒里的签字笔,把将要在会上说的话大致写了几个提纲要点,就踱步走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口。这时候,学校的高音喇叭开始播放开会通知的声音,在校园内到处回响起来。

       看着老师们陆陆续续走入会议室,吴驰仁并不急于去,他深知“做官不在前,做客不在后”的为官之道。估计老师们到得差不多了,吴驰仁才慢腾腾地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老师们谈笑的谈笑,吸烟的吸烟,对他的到来熟视无睹。吴驰仁心里那个气呀真是无法说,但“小不忍则乱大谋”,吴驰仁就是吴驰仁,他装着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的样子,在他的固定座位上坐下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然后不轻不重地干咳了两声嗽,表示他已经来了,人们喧闹的声音才慢慢地静了下来。

       等人们完全静下来了,吴驰仁才向大家说了四点:将教委要来检查的消息向大家作了通报;做好这次检查的重大意义;搞好这次应对检查的内设机构进行分工;最后作出惩奖规定。

       吴驰仁每说一件事,都要故意停顿一下,然后用眼向老师们巡视一遍,看看老师们有什么表现,听听他们有什么议论。不过话又说转来,就是老师们再有什么相反的意见,都难以改变吴驰仁的英明决定,“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量谁也不敢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工作)拿来开玩笑。

       会散了,吴驰仁回到校长办公室。他又细想了一下刚才的布置,觉得没有什么破绽,心情稍稍平静稳定一些。突然,一个大大的不安跳入脑际:“按照惯例,检查组来校检查无外乎是校园清洁、校园文化、学校“三乱”治理、安全问题、教师敬业、学生守纪等方面的情况,那么这次检查组来校检查会不会又要增添新的检查内容呢?”

       想到这里,吴驰仁心里一颤,从老板椅上一跃而起,随即忧愁布满了他的额头。

       “真是防不胜防哟。”他想,“以往教委里的线人都会提前告诉我检查的时间、内容。可这一次倒奇怪了,只告诉了检查的时间,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这是否意味着……”吴驰仁不敢往下想去。

       他仔细地梳理了自己这几年管理的学校情况,可并没有发生大的事件呀,哪会……哪会是什么地方不对头呢?这次的检查算不算是对他校长位置带来威胁的一个危险的信号呢?

       吴驰仁思来想去,脑袋里总理不出一个头绪。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停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踌躇着,彷徨着。

       “总会想出办法的。”他自己安慰自己说。

       挂在墙上的挂钟“噹!噹!噹!”地响起来,吴驰仁抬头一看,时钟正打八点整。为了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吴驰仁走到窗口边,打开窗户。一阵清新的空气涌进室内。吴驰仁大大地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心没有刚才那样闷了。

       极目望去,全校的学生都忙着打扫清洁,整个校园闹哄哄的:有的在喊,有的在叫,到处是一派繁忙景象。看到自己的指示正在落实,吴驰仁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的思绪又回到应付检查组这上面来了。

       “我何必为这事担惊受怕呢?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吴驰仁想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大不了就……”他为自己的聪明透顶的想法又自豪起来。

       九点整,检查组准时来到学校。吴驰仁带着领导班子的人早就到校门口候着。检查组由一名副主任领队,教育科一名副科长牵头,他们与学校领导班子的人员简单地寒暄了一下,很快地进入了主题。一个人负责清洁检查,重点查学生寝室、厕所、食堂;一个人负责课程安排的检查,重点查副科的落实情况、领导特别是校长上课的教案;一个人负责德育工作的开展情况,重点查教辅材料的购买来源及购买的合理性。

       吴驰仁一听,头就大了。这些方面经不得查呀!这如何是好呢?吴驰仁强打着笑脸,吩咐有关人员带着检查组的人去看,但心里老是跳个不停,在与教委副主任在交谈时,情不自禁的有点儿口吃起来。当教委副主任问他怎么呢,他忙说这几天嗓子不太好。好得教委副主任没有在意,他为自己差一点儿暴露出的不安没有被人发觉而暗暗庆幸。

       在两个多小时的检查中,吴驰仁真是坐立不安,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一会儿站起来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一会儿走到窗口边向外张望着,像在等候什么人要来似的。好不容易等到检查总结束,各分组来到教委副主任汇总情况。这些人和教委副主任在办公室外凑了一阵子耳朵。教委副主任回到办公室,坐定后,带着严肃的口吻说:“老吴,你们学校经检查后,发现的问题不少啊!”这时候的吴驰仁心情渐渐平稳下来了,假装着问:“有些什么问题?我们一定整改。”

       教委副主任用不快不慢的语速说:“根据检查组检查出的问题,我们归纳出三条:一、学校的校长根本没有上课,没有上课的记录;二、学生寝室教室的清洁卫生搞得很好,但是,厕所的卫生较差,里面墙壁上有脚印、乱画的;三、个别班主任擅自收取班费。”

        其实这些问题,吴驰仁是心知肚明的。

       人们一定会说,既然吴驰仁以前是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为什么他又不去改变呢?这里不得不说是吴驰仁的私心在作祟。

       当听到学校校长上课的问题时,吴驰仁心里还有一点儿愤愤不平呢。他想,校长不上课,难道只有我吴驰仁是这样的吗?整个县五十来个镇乡中小学,十所委属中小学,只有几个校长现在还担任着教学第一线的教学工作,其余的都没有上课,当甩手掌柜。我吴驰仁跟随大潮流走,难道有错?这不是专挑我吴驰仁一个人的刺吗?

       清洁问题,那不是我没有讲,而是个别学生太调皮。本来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转身不到一会儿就弄脏了,总不能叫我校长去打扫吧。

       再说班主任擅自收取班费,我吴驰仁不用猜就知道是哪几个班主任干的这事。而这几个班主任是刺,动他们不得。如果去动他们,他们就会大吵大闹,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拱出来,麻烦就大了。这事只好“打破牙齿往肚里咽”,不就是几百元的班费嘛,何必“因小失大”吔。

       所以,当教委副主任说完,吴驰仁马上点头道“我们马上整改,马上整改。”

       过后的事就不用我说了,吴驰仁酒没有少喝,脸没有少笑,腿没少跑。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吴驰仁就是这样一位校长。他跟其他的校长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出身于劳动人民的家庭,都是从当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师干起,都是开始做事时小心谨慎、认真工作。他们的变化,与其说是受社会的不良影响,不如说是个人的私心作怪更恰当些。

       亲爱的读者,当你还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时候,你也许对那些腐败行为深恶痛绝。但是,当您走上领导岗位后,你还能经受得住钱权的诱惑吗?你还能保持当老百姓时的那种深恶痛绝的态度吗?想一想吧,我们自己心里有没有那个“魔”。如果大家都没有,我们这个社会就变好了,有些矛盾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分享 转发
TOP
2#

九品官吴校长,难当啊!他也有太多难处哦。这样不作为的校长,应该下课了。
TOP
3#

回复 2楼宇阳舟的帖子

宇阳舟说得对。这样的庸官留着有何用,早就应该下课了。但客观上是做不到的。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