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读解“桃花依旧笑春风” [复制链接]

1#
                                 读解“桃花依旧笑春风”

        正值正月十五元宵佳节,电视里播放着元宵节的由来及其佳话种种。据在<<百家讲坛>>很火过一阵的纪连海先生称,这就是中国自己的情人节。他振振有词的搬来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这首词为证。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朴实无华的笔触之下,动情的描绘出了一位青葱少女,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好不容易才盼来等来了大好春光的元夕,却不见恋人身影的那份黯然神伤进而潸然泪下的场景。尽管是这样的白描,但我相信,没有哪位中华儿女拜读之后不被这儿女情长的真切流露而感动。
       话说到这里,我想到唐人崔护的那首<<题都城南庄>>的诗,因为好些人总喜欢把这一诗一词联系起来,所以我也想就此一吐心中之块垒。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首诗在<<唐诗三百首>>里未见录入,却在一位名为刘永济选释的<<唐人绝句精华>>中得见。在诗尾的注释中,刘说这首诗背后有故事,故事见于<<唐诗纪事>>。说崔护当年举进士不第,在清明那天只身出游城南,排遣胸中郁闷,遇一幽静村居,便前去讨水喝。叩门良久才有一女子把门开了个缝,问他何事?而后开门把他让进屋里,接着舀了一瓢水来。在崔护喝水的功夫,女子“独倚小桃柯伫立,而意属殊厚”。接下来是“崔辞起,送至门,如不胜情而入,后绝不复至。”再接下来是说第二年清明,崔护又寻着那庄户人家去了,但房舍如故却门庭紧锁,因而就在其左扉(农家多柴扉荆扉那又如何题得?)题写了上述的那首诗。
       照这个注释看,<<唐诗纪事>>的笔墨到此结束,并无更多故事,充其量不过是文人的卖弄风骚而已。然而坊间却对此有了太多的附会,当然是有关爱情的浪漫遐想。就我所知的“之最”应该要数中南大学杨雨教授在<<诗歌里的春天>>的第一集<<桃之夭夭>>里所编排的故事了。在她的笔下,村姑见了留在家门上的这首诗后,竟至于燃起她“意属殊厚”的芳心恋情,在天不助人的万般无奈和悔恨交加中一病不起,未几便气息奄奄命悬一线。但崔护是“有心人”哪,一俟高考结束,立马又来到都城南庄,在听得女父说是他害了他闺女时,旋即奔至病榻前,抱起弥留之际已无生机的村姑,急切连声的:“你醒醒呵,崔护来也!崔护来也!!”  果然跟电视剧作中蒙太奇般的创作手法一样,在爱人的千呼万唤中,村姑始微展秀目,面色也开始泛出浅淡的红晕。而后,老亲爷向崔护郑重托付女儿的终身。
        杨雨教授在足有十分钟的故事结束时虽然也说了“无可考”的话,但只要你细读崔护的这首完全算不得咋样(共才二十八字,就有那么多重复的字)的诗,就可以断然的说,这故事完全不须考证。
       我们不妨将欧阳修的词和崔护的诗作一下对比。相同的方面:二者的主人公都是一男一女,又都是在谈婚论嫁的年龄段,环境氛围呢也同样是在分别一年之后见不着面。不同的方面:“去年”的初次见面,崔诗是互不认识互不了解的意外邂逅,而欧词则是互相认识有所了解的定情约会。结果,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感流露,都跃然字里行间。欧词是“泪湿春衫袖”,崔诗是“桃花依旧笑春风”。
       很明显,“泪湿春衫袖”正是相隔一年,不见初恋情人的正常感情宣泄。而“桃花依旧笑春风”则跟没事人一样,尽管“人面”已“不知何处去”,却没有山崩地裂,也没有雾惨云愁,还一点波浪没翻,甚至连微微儿的涟漪也不曾泛起。在他眼里,桃花跟去年一样,依旧在春风里含笑吐蕊,灿烂盛开。言为心声,一读便知崔护心里完全没那档子事儿,依然是游春赏景,内心笑靥如花。而他跟村姑之间一波三折荡气回肠的恋情故事则纯属子虚乌有,是坊间望“意属殊厚”之文而生的“拉郎配”之义。
       如若还嫌证据不够充分,再请看毛泽东在离别期间写给他恋人杨开慧的<<虞美人.枕上>>词是如何来表达这种恋情的。“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无奈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历代诗词中类似的文句还多,显然不需一一例举就足够了。更何况杨雨教授讲的这一故事,亦并非认为真有其事,不过是增添一些轶闻趣事类的课外信息,调节听众情绪的授课手法而已。
       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最后编辑齝庐主人 最后编辑于 2019-02-25 22:25:58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