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师恩难忘 [复制链接]

1#
                 视书画频道近期邀请了部分有影响的书画家敞开心扉,诉说《给启蒙老师的一封信》,一篇篇谊厚情深的肺腑之言也激起我热血奔涌,不觉顿生怀旧感恩之心,故而 亦想对天国的恩师倾吐一番,同时也把她分享给网友。
                                

                       拜识许老初忐忑


许老,先生许伯健之敬称也!

和许老结缘,自是因书法而起。

那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新中国在经历了一阵动乱之后,百业待兴。由许老等老一辈书法领军人发起,经市政协和沙坪坝区政协的协力组织发动,在重庆市第三中学举办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市的首次书法展览。

观展中,我完全被那一幅幅庄重典雅法度森严的楷书和收放自如意态萧洒的行书还有跌宕起伏韵律感极强的草书以及线条多弧笔极象形偏又相见不相识的篆书给震撼了!我当时双颊灼热,血如潮涌,一种亢奋的激情油然而生。

“要是我能写出这样的字来该有多好!”这是我当时心下生出的如梦期许。情感的升华似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由对写字的朦胧的懵懂的爱好一下变成了对书法艺术的一见钟情。

观展后,我急切地向政协的老同志表达了想学书法的意愿。老先生们异口同声地首推了许老,并着重介绍说,许老是抗战时期就己声名鹊起的老书家,且流誉海外,又是诗词大家,还通晓篆刻,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跟书法艺术息息相关的字外功夫,对学书法大有裨益。我似懂非懂的连连点头,心中已定下了讨教的目标。

可到家一想,人家这样一位资深的有名望的书法大家能是普普通通的下里巴人随随便便想见就可以见的么?我有些犹豫了。一些不良的社会世象顿时在我脑海里翻腾,此前想拜写作老师而遭到的冷遇也借机作祟,诸多悬殊的差距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醒世恒言”更让我举步维艰,还是缓缓再说吧。

静下来后,我想到了戴危叨老。戴老是我母校的国语教师,虽未曾亲聆教诲,但我少时在三中的一次年级毛笔字比赛中曾获得第三名,就是在戴老等的主持下评定的。这缘份,谅必会对我有所眷顾。果然事随人愿,戴老还真给我介绍了有关许老平易近人的一些往事。

我本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一和不熟的人,尤其是名人和有地位的人接触,就老犯紧张的毛病。这回有戴老的话垫底,又受刚热恋上书法之冲动的驱使,我打消顾虑,毅然决然的要去拜访许老了。

初登许老家门,尽管已有过些周折,但还是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心头仍有些惴惴的样子,老是想这想那的。但却不巧得很,“他到市里开政协会去了。” 师母迎出来边和悦的解释边热情的让进屋坐。这时的我,反倒因许老的不在而释然了许多。

许是师母的热情谦和,第二次拜访时心头好似无比的轻松。但到得家门前时,又开始不自在了。当女佣把我带进屋后,许老已起身迎了过来,并开口一笑:“欢迎!欢迎!你上次来跑了空路,实在抱欠,现在就是经常要开会……”

我落座伊始,师母已端过茶来,旋又让女佣摆上点心,许老也附合着说:“嗯,随便吃点。” 见我端茶的手还微微有些发颤,就视而不见地说:“你不是想学书法吗?那你先过来看看这些帖子和我写的字吧!”不一会儿功夫,我紧张的情绪全然消退,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无拘无束的了。那之后的整个下午,我竟至于到了流连忘返的地步:书柜里摆满了书,书架上充盈着书,还有柜顶,架顶,桌上,床上,到处都是书。现在回想起来才深知,蟫堪--咬书的小虫子,这别号绝非普通市民的趋慕时尚,同时也有别于一般文人墨客的附庸风雅,当然更不同于沽名钓誉者的哗众取宠,那是实实在在恰如其份的自我写照。再看一应俱全的文房四宝,壁挂的字画等等……这全新的境界怎不让人大饱眼福而忘乎所以。

那天晚上,原本好睡的我失眠了,辗转反侧中在一幕幕地回放下午拜识许老的全过程。对一个素昧平生又根底浅薄的年轻后生待以宾客之礼,这世俗偏见和常人的经验之谈在许老身上竟大相径庭。

他是长者,却从不倨傲;他是老师,却从不自矜;他是名人,却从不摆架子;他博学多才,却从不炫耀。大凡和许老多有接触的人,不管男女老幼,这种印象没有不深刻的,真谦谦君子也。

许老的可敬,还在于他知道我要选学颜体因而不打算拜他为师(我当时是深恐自己资质劣弱而有辱师门)之后,非但没有愀然作色,愠怒相向或冷而淡之,虚与委蛇,相反,他老人家却一如既往地以学子待我。在我曾一度因故多时未去他那儿后,许老还在给其弟子(我朋友)的信中问起我。对一个既无亲缘关系又无利可图的人竟能挂怀惦记,真让人感佩不已。

许老的可敬,又在于他对门生以外的人也能不吝赐教。拜识之初,他就曾恳言训导于我:“学书道路漫长,起步的选帖很重要,要选自己有些熟悉和较喜欢的,这样易于上手,有利于增强自信,不然会畏难而退的。” 又说:“废纸三千,要在与纸,笔,墨的相濡以沫中历练真功夫,所谓天道酬勤是也。” 于篆刻,许老也有其真知灼见:“刀耕出于笔种,治印必先习篆,否则会形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终必干涸枯萎。” 如此等等的个中三昧,他都能悉数金针度人。这相较于那些因人施教者,看钱授业者以及钱多亦不敬业者而言,无疑是一面让其汗颜让其形秽的华光宝鉴。而对于有如我等之许许多多的平民学子,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种齐天洪福。

诚哉,人之师也!师之师也!

当此许老百年诞辰之际,能借此千字文倾吐余无限缅怀之情愫,则吾生幸之又幸矣!

                        2012.03.28

最后编辑齝庐主人 最后编辑于 2019-07-09 16:41:36
分享 转发
TOP
2#

拜读你的文章,为你点赞!
TOP
3#

祝琳你好!多谢点赞。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