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回忆 [复制链接]

1#
故居的回忆

晚饭后,已是万家灯火,一阵短暂的歇息,所有的奔波劳碌條然融化在夜晚温馨柔曼之中,我坐在电脑桌前一个人独处时,想对自己一种短暂的自我放逐,这并不是真的为了摒弃什么,只是在一盏茶时间,回到故居童年的某一刻。
思维轻轻的回忆着故居与童年相处时那悸动的心情。想着童年伙伴时那彼此的心跳轰鸣。脑海里萦绕着故居的事,我的童年,在水絮塘的宿舍里伴随着流年而履履前行并缠绵在思绪里,我在寻找故居的梦。
隔着梦,拂去了岁月的尘埃,水絮塘宿舍里其实没有水,听老人讲,这里过去四周都是池塘和菜土,五十年代中期商业系统单位在此砌了几栋宿舍,但我还是遐想中的荷花在池塘里随风摇曳,鱼儿游畅,柳树捉蝉,再次欢喜,满嘴的童年花香,宿舍不到一里开外,便有清清溪流,大片秧苗,油菜和梨树,荒坡上偶尔留有野兔的踪迹,这一切都深深的嵌在我的梦里,思念的闸门一开始,幸福与归属,激动与眼泪,所有的情感从内心深处奔涌而来,将往日的回忆喷入胸腔,童年充满激情浪漫丰富多彩的画面永远成为岁月的记忆。
眼前的故居看着是忙碌,沉寂,甚至有点堪乱,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无奈和疲惫,过去的许多纯情被虚伪,矫情所替代,现在知道了,那些恣意飞扬的岁月里,我们每一次躁动不安的梦想,年轻气盛的誓言,猝不及防的暗恋,义无反顾地摔倒又爬起,其实都藏着一颗颗饱满的种子,它让我们有了脊椎,有了思想,有了人格,通晓了嘴巴和手真正的功能。在人生每一场来势凶猛的暗战中,保全了自己。但我的思恋里仍在努力的找回故居的梦。
轻微的鼾声从侧面传来,我撇过头望着酣睡的妻子,拧下书房的灯,依立窗前,望着皎洁的月光,宁静的夜晚透露着淡淡的寂静,搁浅的文字和笔尖在心里跳动而得到静逸和舒展。此刻的心在宁静的文韵中得以喘息。夜,一如昨天。星空依旧这般宁静,月色依旧这样凝重。只是,故居的童年在那年,那月,那景,悄然离去;我轻轻地掬一杯香浓,捋一抹墨香,刻下流年里温醇和擦不掉故居的童年。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