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社区情结(长篇小说连载一) [复制链接]

1#

(长篇小说)

                                  社区情结

                                                     ——谨献给,昨天今天和明天,

                                                         为社区居委会事业,奉献出生命和血汗的人

                                                                         荣县作家协会谢鸣明著



                                                                     一、祸起萧墙,老主任被杀岗位上

    二十一世纪的第四个年头,一个爆炸性新闻在江州市纷纷传闻:“听说了吗?一个社区书记让人给捅了。”

    “是吗?真有这事?”

    “哪个社区的?死了吗?”

    “唉呀,好端端的毁了两个家啊。”

    “听说是因为吃低保的事……”

    “唉,现在的人哪……”

    中秋时节,对于大西南古城江州市来说,阵阵的凉意开始袭来。特别是西伯利亚一股寒流的南侵,终将那些留恋于夏夜在外或唱歌或跳舞或漫步或打牌的人们赶回各自的家中。于是,在这个略带寒意的夜晚,江州市暂时寂静了许多。

    此时,午夜已近,江州市江州县中城镇旭河街社区办公兼会议室的灯光却依然亮着。明亮的灯光下,办公桌上一盆文竹充满生机冉冉摇曳着。围着桌子泥塑般的坐着社区党委、居委这两委班子一班人马。说是两委班子,其实就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党委居委成员互相兼任罢了。这时的办公室里烟雾腾腾,抽烟的在大口大口的吞云吐雾,不抽烟的支部委员和组长,包括几名平时最讨厌烟味的女人们现在都沉默忍受着这呛人的烟味,失去了往日叽叽喳喳、争强好胜的风采,使这局面更加难堪。

    透过烟雾,社区文书陈玉燕悄悄地注视着坐在办公桌后面一声不吭的居委代理主任叶宇天,细心的她从叶宇天那看似平静的神态下,感受到了那种涌动的不安和恐慌。使得陈玉燕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其实,在座的并不只陈玉燕一人看出了叶宇天的内心感受,社区居委副主任杨柳青,从叶宇天那微微颤抖的手上早已读懂他此刻的真实心情。不同的是,在焦虑的同时,杨柳青还夹杂着某种幸灾乐祸的快意,尽管他在努力地压抑着这种感受。

    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宁静。叶宇天、陈玉燕、杨柳青三人同时下意识的一起伸出手去。一瞬间,叶宇天打翻了办公桌上自己精心培养的文竹,他急忙心疼的扶起文竹。杨柳青也缩回手来。陈玉燕拿起电话,清清嗓子大声喊道:“喂……什么?好,我给你叫。”

    说着,她把电话递给叶宇天,说:“老黄的……”下面的话,她没敢往下说。

    叶宇天一把接过电话,急切地问道:“怎么样?老黄?”

    大家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努力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声音。

    “叶主任,刘书记……他已经……走了。我现在?”

    沉默,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叶宇天无力的声音:“你……你回家休息吧,明,明天……再说吧。”叶宇天轻轻地放下电话,脸色苍白的对大家说:“都回去吧,明天再说。”说着,他先站起来。

    “医院那边还去不去了?”杨柳青问道。

    “明天再说吧。”叶宇天神色恍惚地答道。

    大家听叶宇天这么说,二三十个居民组长便纷纷站起来,默默走出了社区会议室。

    陈玉燕略微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此时,叶宇天的心情如同一团理不清的乱麻,一时间没了半点的头绪。他不知如何面对这一棘手的事件,今后的工作怎么开展。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才当上代理主任没两个月,就遇到这么大的事,他将如何面对镇党委郑书记的质问?

    前天早上,正在县里开会的叶宇天,听到自己社区一把手刘书记被杀的消息,头一下就炸了,当即向县委杨书记请了假,便急匆匆地赶到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急救室门口,他一直等到晚上10点半,直到刘书记的伤势在医生的努力下终于被控制住时,他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他们刚刚走进办公室,在医院留守的社区委员黄立光、社工王郝静就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刘书记的伤情突然恶化,医生们正在紧急抢救,还得看伤势发展情况。现在消息来了,却是一个让叶宇天胆战心惊、惶恐不安的消息,把叶宇天整个身心推进了无底的深渊。他抚摸着文竹,沮丧到了极点。

    门被无声地推开了,陈玉燕走进来,关切地说:“回去吧,明天还要……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休息好了再说。”

    “好,就走。”叶宇天面对老同学的关心,尽量做出轻松的样子道:“你也赶快回去吧,磊磊会等急了啊。”

    磊磊是陈玉燕儿子吴迪磊的小名。

    陈玉燕笑笑说:“都这么晚了,他早睡了。有他奶奶带着呢。”

    “怎么?清哥又出差了?”叶宇天问。

    “嗯!”陈玉燕点点头。清哥是她的老公。

    “嘟嘟嘟”,办公桌上叶宇天的手机响起来。叶宇天拿过来接通,心顿时一沉,电话那边正是在县里开会的镇委郑书记。

    “小叶吗?怎么搞的?出了这么大的事!”郑书记劈头就问。

    “我……”叶宇天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好。他没想到,郑书记这么快就得知消息,打乱了自己向他详细汇报的计划。现在,郑书记不但提前知道,而且主动询问他,使他变得更为被动。

    “算了,算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就回来,见面再说吧。你赶快写一份详细的汇报材料,这件事造成很坏的影响……”郑书记语气稍微缓和一下,又叮嘱几句,挂断了电话。

    “详细的汇报材料?现在再详细的汇报材料又有什么用呢?”叶宇天心里说。他现在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疲乏,他看看站在身边的陈玉燕,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说:“走,回。”

最后编辑谢谢 最后编辑于 2019-11-02 16:55:04
分享 转发
谢鸣明
TOP
2#

拜读谢鸣明朋友【社区情节】小说连载一,开篇情节就引人入胜,吸引我继续读续文,谢谢朋友。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