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社区情结(长篇小说连载二) [复制链接]

1#

    这一夜,对叶宇天来说是最难熬的一个夜晚。他怎么也想不到一贯坚持原则的他却导致了这么严重的一个结局,更没想到刘书记会因为此事而送命。他深深地自责着,这回他更深深体会到社区工作的艰难和复杂,体会人们传说的那句顺口溜“上面千条线,都穿社区这根针”和戏言“社区工作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繁琐、无奈和艰巨。自打合并小居委会,成立大社区以来的短短两年时间,居民一下子猛增至一万多人,进城安家的、退休回来的、下岗失业失学的、做生意的各色人等,各种矛盾全都出来了。可社区班子坐班的就这么五个人,实在腾挪不开,社区工作全部陷在维护稳定、防抢防盗、矛盾纠纷调解、环保清洁卫生等事务工作上了。

    旭河街社区合并居委后膨胀至41个居民小组,常驻3000多户10000多人,这还不包括流动人口。有上千个门面,上百幢楼房。社区书记兼主任、副书记兼副主任,三个委员包括文书分别兼三个支部的书记、居委会的治保主任、调解委员会主任、退休社保管理主任、关工委主任、巡逻队长、宣传队长、甚至组长等各种职务几十个。正应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话。反正上面那条线的领导来调研、检查、布置工作,就得设一个相应的兼职人员来对口管理。

    两个多月前,社区老党委书记兼主任刘志庚郑重提议,鉴于自己年老多病,体力不支,更为培养社区干部接班人,并经上报中城镇党委批准,由委员叶宇天代理社区主任,然后在换届选举时选任正式主任。当时,叶宇天非常感激老书记,抱着一心服务居民,“给世界一点爱”,更要干出一番成绩的想法走马上任。他相信凭着自己的才智和努力是不会让领导和组织失望的。可是现在满打满算才当两个月代理主任的他,就因为一个“低保”问题,惹下这件大祸,不仅让刘书记丢了命,还使社区干部被杀害这个爆炸性新闻轰动了江州市。刘志庚书记为社区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也成为第一个为社区工作而献出生命的人。

    “低保”,是人们习惯的简称。党和政府为使少部分因下岗失业、因重病大病、因天灾人祸或是鳏寡孤独、孤儿、残疾等各种原因,造成暂时生活困难的人,实行发放最低生活保障补助费制度,帮助困难家庭度过难关。这个“伸出你的手”的援助行动,赢得了人民大众的心。其实钱也不多,低的每人每月仅20多元,确系“三无”的五保老人也不过100元左右,仅够买回当月生活必须的食粮。但也有少数人把它当成一种福利,认为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不吃白不吃,千方百计想混吃这个“低保”。

    那天讨论一批居民申请低保的问题,当提到一个因修建水库而移居的失地农民该不该吃低保时,几个委员都说这个人也确实有困难,主张通过算了。而叶宇天却重申有关低保的基本条件,说这个人来社区还不满二年,按章程规定是不能报批的,主张缓缓再说。其实居委会也就只管上报这第一关,社区派人入户调查后,还要陪同镇民政部门入户调查,陪同县民政部门入户核实。最后由县民政局审批,将低保费按月打到邮政储蓄银行,申请低保户家庭的活期存折上。证明家庭困难的材料是多方面的,手续是复杂的,审批时间是漫长的。对于真正困难的人家,有的望眼欲穿,多次跑各部门,或求爹爹拜奶奶,或软磨硬缠,或言语威胁,什么办法都用上了。个别的甚至还没等到批下来,就已经因病重而去世。今天讨论这一批有好几十户人,下一批不知又要等多久才讨论。大家看主任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这户人的事就放下了。

    不料几天后,这个人不知怎么得到这个消息,认为自己吃不到低保,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主任送礼。看看周边几个不该吃低保的人却吃上了,自己应该吃还吃不上,心头的怒火直往上冲。没有文化的他就悄悄藏了一把匕首在身上,跑到社区办公室找叶宇天理论。在社区转了一圈,没找着叶宇天,就闯进了刘书记的办公室,开始大吵大闹,继而一拳砸碎玻板。刘书记好言相劝,他根本不听,越说越激动。到后来他一下抽出匕首,趁刘书记为他冲茶时不备,一刀捅进刘书记的后背……

    如此之大祸,是前所未有的。刘书记还在医院抢救,就风闻有人扬言,这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叶宇天,他们要报复,要上告。如今刘书记不治身亡,使事态更进一步的恶化了。

    这一晚,叶宇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早晨,叶宇天早早的洗漱完毕。不过,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跑到楼下晨炼,而是面对镜子中的自己,细细的又温习了一遍自己已想过多次的,面对郑书记时的措辞。并已想好,无论郑书记怎么指责他,他都不会做出任何的辩护,他知道这时一切的辩护都是多余的。

    看看上班时间快到了,叶宇天面对镜子中的自己轻轻说:“该来的总要来,那就开始吧。”

    叶宇天今年刚30岁,四川蜀都学院中文系毕业。由于没能应聘走上教师岗位,只好回到这个小城。几年来,卖过服装,倒腾过化妆品。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从此孤身独来独往,倒也潇洒自在。两年前,居委会的刘书记认识了他,认为他鼓捣那些小买卖是可惜人才,浪费了国家的培养教育资源。组建社区时,鼓动他报名应聘,结果被居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选为社区委员。两年的观察培养后,刘书记又提名让他担任代理主任。

    叶宇天租住的公寓离单位不远,往前面再走一百多米,转个弯就可以看到社区办公室的大门。突然,陈玉燕气喘吁吁地急匆匆跑过来,喘着粗气说:“宇、宇天,你别去了,你晚点去吧,我对他们说你今天到县里开会去了。”

    “怎么了?”听着陈玉燕语无伦次的话,叶宇天惊讶地问道。

    “他们,那些刘书记的七大姑八大姨,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们把办公室大门堵着,要找你算账。”陈玉燕小声而又急切地说。

    “那……又能怎样,我……我不怕。”叶宇天嘴硬气短地说。

    “嗐,你怎么?你怎么感情用事。他们现在都失去了理智,你现在去不是火上浇油吗?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啊,快走,快走!在外面转一转,一会儿再回来。”陈玉燕一边用最大的努力说服叶宇天,一边用力地推他走。

    在陈玉燕的催促下,叶宇天下意识地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他心里很乱,只是无意识的走着。不知不觉中,他来到凤鸣公园,这里打拳、练剑、跳舞、跑步,晨练的人很多。

    叶宇天在晨练的人们中间漫无目的的转着。一棵大黄桷树下,他突然看见一个无腿的残疾人,正在吃力地做着俯卧撑,旁边站着一个老人大声的给他数着数:“212223、24……再来一个。”

    叶宇天走过去,才看清残疾人是一个小伙子,头上滚动着豆大的汗珠,显然,他已费尽力气的坚持着。

    叶宇天无言地站在旁边看着,看见叶宇天,旁边数数的老人很友好的朝向他笑笑。叶宇天也笑了笑,但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时,一直在做俯卧撑的小伙子终于停下来,旁边的老人赶忙过去,把毛巾递给他擦汗。叶宇天想过去帮助搀扶一下,却被对方婉言谢绝了。

    见人家不领情,叶宇天有些悻悻然,便辞别他们,继续朝前晃着,可是那个残疾人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却挥之不去。他一直觉得那个锻炼的小伙子很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突然。他的脑海一亮,他不就是前段时间江州市各种媒体一直宣传的道德模范吴雪桥吗?吴雪桥先天性残疾,自幼失去双腿,往来全靠一辆轮椅,上下楼还要人抱上抱下,为此曾一度失去生活的勇气。后来在亲人们的帮助开导下,他重新鼓起斗志。十多年来坚持学习,坚持练习书法和绘画。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日积月累的艰苦加勤奋,他的工笔画和诗歌日益长进,获得了社会和人们的好评,成为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典范。他在《自题》诗中写道:“畸身不必叹途穷,意畅肢残笔底风。豪迈有情缘意起,荣山旭水在胸中。”在另一首《夏日》诗中他又吟道:“读书夏日静悠悠,窗外虫声鸣莫愁。忘却身残飞入境,攀登道路永无休。”

    刚才,叶宇天在他们那平和、自然的神态中,明显感觉到吴雪桥那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叶宇天又想起吴雪桥面对新闻媒体的那句话,他说:人生苦短,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的身体残不残,不在于他现在的水平高不高,而是在于他是否能在生活中不停顿地前进;真正的恐惧存在于我们自己的心中。

想到这儿,叶宇天心里猛地一震,很自然地想起自己此刻的行为,面对眼前的困难,躲又能躲到哪儿去呢?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连直视困难的勇气都没有,你还能做什么呢?他一咬牙转身向社区办公室走去。

最后编辑谢谢 最后编辑于 2019-11-05 15:30:26
分享 转发
谢鸣明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