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社区情结(长篇小说连载三) [复制链接]

1#

     进入办公室,一切如同往常,显然来吵闹的人已经走了,此时的叶宇天突然有一种没能和他们见面过几招的遗憾。

     办公室里人人都在,个个都目不斜视,顾自趴在桌子上面写着什么。再看陈玉燕,虽然面前放着一份文件,眼睛却望着别处。

     桌上的文竹依然傲视群芳。叶宇天坐下后,觉察到四周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显得那么不舒服。他楞了一会儿,拿起电话给郑书记办公室打电话,听筒里是长久的电话拨号声,但一直没人接。很久,他才不情愿地放下话筒,尽管他也估计,郑书记这时一定还在县上开会,他这样做只是一种心情的宣泄罢了。因为昨天晚上郑书记已经告诉他今天回来,从时间安排上看,应该是在下午。再想想郑书记单刀直入的问话和今天一大早别人就打到门前等现象,使得叶宇天明白自己已处在一种非常被动的境地,这使得他很恼火和焦躁。

     他清楚一味的防御是绝对不行的,那样自己只能总处在一个被动挨打的位置,如果让这种局面任其发展下去的话,那么他真的就如同人家认可的,自己是这个事件的罪魁祸首了。

     那么,如何扭转这种局面呢?叶宇天在苦苦思索中,想到吴雪桥,逃避只能是暂时的,惟有正视现实,才有扭转现状的可能。

想到这儿,他抬起头,朝社区委员黄立光叫道:“老黄,老黄。”

     “哎!”黄立光大声的答应道。

     “你来一下。”

     “好。”随着声音,黄立光走过来,“叶主任,什么事?”

     “嗯,你坐,昨晚在医院辛苦你了。”

     “没事。”

     “那些人你都见了……怎么样?”叶宇天故作平静地问。

     “情绪都很坏,都有点失去理智,说话做事都很过分。”黄立光知道他提的是刘书记那些远房亲戚,回答道:“今天早上……”他没有再往下说。

     “嗯……刚才我听说,这些人闹到办公室来了?”叶宇天立刻显得很坦然的把话接过来。

     这下倒让黄立光有点不自然了,支支吾吾的说:“来了……在办公室吵了一会儿,看你没在,就走了。”

     叶宇天也没再往下问,他知道再问也就是那些事。于是,他话题一转顺着自己刚才的思路说道:“老黄,一会儿,你陪我去他们家里看看。好吗?”

     “去他们家?”黄立光似有不解地问,尽管他一听就知道去谁家,但他实在不敢相信叶宇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再说这两天他已经领略那些人的态度了,如果叶宇天这时去,不是去寻着挨打吗?

     “就是去刘书记家啊,人家不是已经找上门了吗,不见总是不合适的。再说我来社区两年多,还从来没有去过刘书记家呢。走吧。”叶宇天显得很大气地说。

     “你……你还是别去,实在不行我们替你去看看就是了,你要去,过段时间去也行啊。”黄立光反到做起叶宇天的工作。

     叶宇天笑笑说:“老黄,快别说了,你想我能不去?郑书记还在等我汇报情况呢。”

      听了叶宇天无可奈何的语调,黄立光没再说什么,只是问道:“那什么时候去?”

     “现在。”说着,叶宇天站起来。

     “我也去。”一直听着他们谈话的陈玉燕说道。

     刚才,她听见叶宇天叫老黄时,就一直很注意地听着,因为听不太清楚,她索性走过来,刚好听到叶宇天的决定。她知道叶宇天认定的事是很难更改的,但她又实在放心不下,便急急地跟了这么一句。

     叶宇天看她一眼,稍一思索,说:“好。你也去吧。”

人的生活,离不开友谊。它需要忠诚去播种,用热情去灌溉,用原则去培养,用谅解去护理。叶宇天和陈玉燕两人的关系是十分微妙的,两年前叶宇天刚刚被选为社区委员时,陈玉燕就已早他五年当上社区居委会的文书。他们俩是高中同学,陈玉燕年龄比他大一岁。后来考大学时,陈玉燕考场发挥不好,考入一个外省二流的大学,他们就从此分手。

     叶宇天到社区时,陈玉燕已经结婚并有了孩子,叶宇天却一直没有耍女朋友。虽说大家都是社区干部,但待遇是不同的。按照国家《居民委员会组织管理法》规定,社区居委会属于群众自治组织,它既不是公务员,也不算事业、企业单位。所以有人戏言说“社区没有干部”。它的待遇是很低的,属于尽一半义务,拿一半报酬的工作。主任是一等,也只能拿每月180元的生活费;社区副主任和文书拿150元,两名委员分别只有40元。这些收入是由镇财政支付的。另外上级文件规定社区自己可以按这个标准,自筹最高不能超过这个标准的生活费,发给这五名社区干部。自筹的这一部分,条件好的社区,如果社区管辖内有小型工业企业、有历史遗留下来的门面出租,那怕是公房的二手门面出租等收入,基本上能全额付出社区干部们的这部分工资。条件不好的,特别是新成立居委会改建的没有任何收入的社区,就只有少付和延付,甚至不付这部分生活费了。这就是造成一些社区“盖个公章收5元钱”的由来。至于其他支部委员、居民组长、居民代表是没有一分报酬的,全是尽义务。

     陈玉燕和叶宇天两人的关系一直处得很好,虽然其中浸注着某种很微妙的情分,但两人将这种友谊把握得很好,使这种友谊保持到现在。尽管现在叶宇天担任了社区代理主任,职务比陈玉燕高了一级,但丝毫没有影响他们正常的友谊。真正的快乐不在朋友多,而在识友和挚友。

     三人一同下楼,在社区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往刘书记家赶去。当车经过一家超市时,陈玉燕说:“宇天,你等一会儿,我和老黄下去买点东西。”

     “好。”叶宇天点点头,看着他俩下车。

     时间不长,陈玉燕和黄立光一人手里提着一个装着水果的大塑料袋子走过来。

最后编辑谢谢 最后编辑于 2019-11-06 16:03:24
分享 转发
谢鸣明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