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山峰 [复制链接]

1#
(山峰的云雾啊,是我一世的情缘)
有人说,没有经历过挫折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不要急着让生活给予你所有的答案,在努力过后,你需要耐心等待。只要肯去耐心的等一等,生活的美好总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盛装莅临。
读小学时,起初的生活看似大抵都很美,年少时不知人心深浅,不懂得沧桑,以为拥有的就是一辈子,认定的便是最好的。后来历史打了一个盹,我便被挤进了“上山下乡”的世界里,如是理想和愿望都被挤压在山缝里了,只能弥溢于那冷酷的山道弯弯,使芳华碎满一地。但在我的灵魂深处,仍活跃着自尊的潜流,我只能采取一切可怜的手段,维护自己的自尊。照自己的意愿一息尚存,努力的用生命拼搏,虚张声势地过着浅薄生活,从而没有被山峰的云雾所迷惑。
历史常常如此乖戾,为了让人们进天堂,不惜让一部分人下地狱,这还真不是现在年轻人所能想象的情节,而是曾经确实发生过的事实。这对于新世纪初成长起来的80、90后们这一代人来说,这部分青春是浸泡在物资和财富的美好生活路上。当时的理想和渴望已经历年流转,无不带有浓烈的年代感,那会儿的政治和生活时髦感,今天再看已土得掉渣。现代的年轻人想象不出那个年代的生活阴影。历史醒过来时,社会已经天地翻覆。知青五十年和改革开放的四十年,藏着我们有关阅读的“黑历史”与美好回忆。这不仅仅是怀旧,而是知青大众的口味风向标,怀念最能反映整个社会心理变迁。
当我每次返回东山峰故居时,站在知青广场纪念碑前,真相一个个裸露,虚言一波波退潮,一度蒙羞的价值观恢复了应有的尊严,被撕裂的心情逐渐弥合。此时此刻,我既能看见自己内在的阳光,也能看见自己内在的阴影,还能让它们和谐共处,这就是如今还活着的知青人心理健康。
情感是一个人的灵魂,如果没有情感,还装作满不在乎的事,其实就是自己最无能为力的事。其实,一个人走向成熟的过程,是从混沌走向通透的过程。有担当,有胸怀;懂得珍惜,暗自努力,这才是对成熟最好的定义。
知青的生活经历和个人的信息密度以及社会知识层面 都远高于现在的青年人,而且他们大部分人愿意俯下身去接受生活的磨难,并且容忍了社会带给的许多不公正,他们所遭遇的一切将颠覆现在80、90后们的短浅的想象力及三观。
现在的知青基本都被挤出了“年轻人的世界”,当你真正跨过界限尝试‘上上下下’的生活旅程和心路历程,一窥知青时代的文化气质变化。四十多年前上山下乡与回城的蒙太奇式的穿梭。让我们在悉数回忆中加一些理性的反思,在我们摆脱蛮荒与贫穷回城后,看似治愈了受损心灵,放眼望去城市甚至一派温情脉脉的希翼,但社会的改革、单位破产、下岗以及知识缺乏,他们大多承载了社会底层的生活而放弃了当初的欲望,做保安、守仓库、摆小摊小贩,许多人的生活还过得非常卑微。这些碎片化的小故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催人泪下。
或许,阅读这些故事看似平淡,却最容易冷却那颗原本火热的心。这就是人生经历的真相。感情里我们会被爱,会受伤,有过欢愉,也承受过苦痛,可一路走来,我们才明白:要治愈,却必须揭开伤疤,才有机会迈出治愈的第一步。知青经历中的那些窒息,一步步逼出内心最邪恶的一面。这个世上没什么天生最好生活,也没有人能永远活在幸福之中。那种轻微又渺小的语言,是不能随主观愿望而改变的现状。
我在长沙出生长大,历史就在我的脚下。我的朋友许多都有着上山下乡的经历。他们现在与年轻人一样,看不出谁当过知青、下过岗;也看不出谁是干部谁是工人,时间早就分不清过去的身份。因为我们已经融入生活的平庸和琐碎之中了。
经历了很多事情,有时候,真想停下来,一个人安静地呆着。每当我对一切感到厌倦的时候,思绪就会关注在笔尖上,甚至足不出户,如是就趴在电脑桌上写吧,想自己的故事,想我在山峰的事、写我熟悉的事和听来的事,写见过的奇闻趣事,努力拼凑出我人生的全貌,来弥补在人生中缺席的童年、少年和青年的时光。我16岁的那年春天,我听到了最好的宣传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好像那是‘上面’最负责任的承诺。
离开故乡的这几年,没有归宿的恐惧感如影随形。我终日把自己埋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思想改造中,试图用时间上的紧凑来弥补内心的空虚。让自己淹没所谓的对理想的追求和奋进里,逼迫自己不再想关于读书、招工、入团、入党、参军的任何事情。农场几年,既没有和自己所爱的在一起,也弄丢了爱自己的人。
温情的悲戚和伤感幽远的事件最容易把我推进悠远的记忆长河。刚刚下过雨的山路,满是茅草的碎屑和泥土的芬芳。还未走近,便远远地看见,山上的杜鹃花开了,夹在青山翠柏间,绵延数里的几抹粉色,分外清雅。从日出到日落,山坡出工的知青都收工了,最后只剩下她扛着锄头下坡,我跑上去接她,她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又匀称又精细,我揉揉麻木的双腿,轻轻对她讲了句我来替你背。然后愣住。眼前突兀地浮现出一张俊美的笑脸,我紧紧地靠近她走,试图从悄悄的话语中听到柔情的只言片语。
大山里那种特有的耀眼清澈的晨光洒满金色的茅草屋顶上,用茅草框架做成窗户,栗木的木门栓扣着,泛青色的前坪湿地,圆满了知青生活的贫瘠。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画面与时间的错叠吧,我总隐约记得她说了当时最动听的话;‘喜欢与你在一起,’那是一道创世的语气,一个惊心动魄的动词。这种幸福,像花儿开放一样,悄无声息,但却将馨香,在彼此心田里缠绵、涟漪,化作了生命中的一种永恒和地久天长。队上,养眼的女人很多,养心的女人却很少。喧嚣的知青点,变幻的色彩,匆匆的背影,无尽的深度彰显的是生命厚重的底色。
记得,那年的山峰上,铺满雪花的小路,在我眼里就是一床棉絮,是让我随意践踏的。脚踩下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苦难与爱情只是一种心灵感应和默契。那个年代,我会尽以极致的去追求一份所谓的情缘,而在交付的途中忽略了自身条件的存在,结果,政治因素的影响被寂寥一层一层的掩埋,终是无法抵达她的内心,或许,世事本就是如此。还不知道什么是岁月的时候,便发现细细的小纹路已然腐蚀了岁月的妆容,人世繁华,却用一次次的遗憾来描绘成长的烦恼,所有的绚烂和酸涩都交付给了昨天。
后来,我们读懂了时光,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原来,千般跋涉,只需暮然回首。万种找寻,只需临渊止步。终会发现,自己的心才是灵魂的居所。识得进退,懂得回归,终能寻到生命最初的简单,获得真正的平静与安宁。千帆过尽,终想觅一处安静的地方,让心灵靠岸,忘记那些前尘旧事。只想,就这样不悲不喜,直到慢慢老去。我想就这样风雨无惧地走下去,在白发苍颜之时,还有一颗明净若秋水长天的心。
若梦恍惚间,一场浩大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终如落下了帷幕,光阴深处,时光再一次将青春变化至两鬓斑白。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我们这些退休知青都已是处于老暮。老年期是负性生活事件的多发阶段,随着生理功能的逐渐老化、各种疾病的出现、社会角色与地位的改变、社会交往的减少,以及丧偶、子女离家、好友病故等负性生活事件的冲击,长者经常会产生消极的情绪体验和反应。于是,失落感;生活空虚,情绪不稳定,整天心事重重、沉默寡言。
剪碎了昔日的背影,让年轻的时光在两鬓斑白里回来,于耳边游来游去。过去的事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所有的语言都经不住岁月的洗涤,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期待、理解、评判,你可以不很成功,但一定要懂得人性。因为,在灰度的思维里,才是最接近世界真相的思维模式。所以,人生,要以余味定输赢。
2019.12.3草于办公室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