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兴奋 [复制链接]

1#
记我回城时的《兴奋》感

望着自己鬓角的银发,想起时间的定格,就有种似漫阅无尽无止的岁月沧桑。回首往事,有时会让我潸然泪下,有时也会让我兴奋。那些斑驳陆离的回忆全部拥挤在头脑里,竟变那样清晰,但所有的一切依然透着人世间的薄凉。
在我很多回忆中,大多离不开自己对青春的怀旧。怀旧,不是因为那个时代多么好,而是那个时代,我正年轻。
有一种回不去的青春,叫做年代,那就是知青年代。在那个年代里,能够回城。便是每个知青成长道路上的阳光雨露;回城还可能会改变人生的根本方向,‘回城’两个字,却承载了太多的情非得已。它是散落在‘广阔天地’里千万青年人的置高梦想。那种梦寐以求的返城之梦,泛滥在心灵流觞的岁月信笺上,就一袭烟雨,湿淋淋,宛如已经飘渺久远的往事了。
回忆远离了平淡,但我想使本来平淡的日子背叛现实做一次超越的飞翔。如是,那些泪水蜿蜒的日子就侵袭而来。我,不是每一次回忆都能记住。有的回忆,是拿来成长的;有的回忆,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回忆,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但眼前不自觉一闪而引起的‘回城兴奋’的印记,瞬间融入在思绪的韵味里,依然保留着一份心底的记忆与柔情,在我人生设计中各种生活元素穿梭交织、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
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叠加,知青的人生更是如此。某些往事冒出来,毫无征兆地,随之而来的便是我2年零11个月的知青生活碎片。
山区的春天,严寒尚未退尽,春雨依却绵绵密密的斜织着,远处羊肠小道的山民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1972年3月28日下午,从省级公路岔开往上的小路就是东山峰农场了。在朦胧的雾雨中,背起简单的行囊,在队干部的带领下开始寻摸着我青春的故事了。
日落时分,山坳里已经有人开始掌灯了,知青急切到家的心情都被雾珠打湿了头发和眉毛,爬山的气踹声在同学群体中仿佛变成了一道好奇探寻的旋律。那顿丰盛的晚餐、那座红砖瓦房的知青宿舍,有人迎接的心境迫切的回旋在每个知青的情绪中。
然而,一到目的地,知青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得目瞪口呆;整个知青点坐落在海拔1200多米的山坳里,被人工铲平的一块空地上竖立着一栋茅草房,那就是知青、农场职工和他们家属的宿舍,山崖边还搭着几间偏房,旁边是一间厨房,但材料全部是用茅草和树棍、葛藤搭成的。宿舍对面是一块小面积湿地,蛙鸣、虫叫的响彻声好像是在与知青心情坍塌的欢愉。
真正走近宿舍,我才看清楚这‘茅草房’的宿舍。工棚式的茅草房四面透风;树棍搭成的‘统铺’床,湿漉漉地面,被雾侵透在茅草墙上的水珠;无不给人一种原始生态的震撼。
时间,铺在我那张黝黑的脸上,写满了艰辛,终日兜转在云雾缭绕的茅草坡上;扛着锄头,握着茅镰刀,怔怔的看着,落下的微颤的星光;但是又有些初恋依然有着幸福的微笑。我一次次的弯下腰,用那强而有力的手臂搬起岩石,辛劳的汗水从我额上滴下。收工回来,事情变得更糟糕,往食堂走,更令人唏嘘不已,不足量的钵子饭,一日三餐缺油的萝卜、土豆、海带汤,一个季度能盼望的肉肉沫味,超体力强度的劳动生产,把十六岁的青春压得直踹气,精神文化的贫瘠,政治上的歧视,却一次又一次伤心地在山沟里轮回。这种倍受心灵的煎熬,始终啮噬着知青的记忆和无法释怀的梦魇。
原来内心被时代召唤的那种光芒,一度创造出青春理想的热情,却在此后作茧自缚,将自己捆绑在政治秩序的小圈圈里, 一个箭步就被坠入了黑暗。
苦难与命运的组合。知青随着时光流逝,已不再知青,而是知不青了。在西北边陲的山峰上,眺望故乡的方向,多少次,背靠着茅草垛上,默默无声的祈求着上天,什么时候命运之神能眷顾我们回城。多少次,我留住夜色的心情 用双手在墙壁上造影,待夜空中轻轻滑过 我的手指难扺触回城的思绪,眼望着重山峻岭背后的长沙,作小鸟滑翔式的姿态。
那一年的12月,极像北方的冬天,寒冷,冷得让人打颤。除浮于知青点上关于回城的舆论外,还有诸多扰攘的事件。把12月放大一看,便是推荐读书、招工抵职、参军等知青政治上的松动,这都是1974年底的缩影。这一年发生的事件多如牛毛。每一出事件,都涌现不少的问题,知青思潮奔涌、浮想翩翩,心情各一。没有机会的,犹如一束光照进了黑暗的深洞里,让人跌入谷底;有机会的,仿佛是在梦中,甚至怀疑是真的,既而又欣喜若狂。
1974年12月23日,一张从长沙飞来的招工表飘到了浓冬的山峰上,我被父亲单位招进了长沙纺织厂。得到回城正式通知的那个时刻,我茫然无措,仿佛是在梦中。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信步而行,尔后,又惊喜不已。想起既将结束的2年零11个月的知青生活中了,想起我将彻底的与山峰告别,与苦难决绝了。
离别,能使浅薄的感情削弱,却使深挚的感情更加深厚。我不贪恋曾经扎根农场一辈子的誓言,不贪恋山峰上的情感浪漫,但我依然能记住苦难中渗透出的那份美好。我守候那份记忆,只是因为回城留给我唯一可以追寻的那份兴奋感。
此刻,我的心,无法安宁,它在那里跳跃着,颤抖着,为这无法预知,却又真正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以,难以自持。
单位上来的招工人员在队上把我的‘招工表’签完字、盖章,拿着队上对我的政治鉴定,然后又到分场签字盖章,最后到总场签字盖章,程序走得还蛮顺利。这一切,应该说与我平日在农场刻苦的劳锻炼,辛勤的付出是离不开的。
当真正要走的那天,我的心情突然变得脆弱,突然地就抑制了兴奋,突然地被回忆里的某个细节揪住,突然地陷入深深的沉默,不想说话。这一切都源于茅草房里、岩石房伸出的无数双羡慕的眼神,源于老职工唐富康为我招待长沙招工人员而从坛子里拿出来的那坨肉。谁都明白,羡慕的眼光是对苦难的告别,是青春脱落毫无目的坦途走向幸福的彼岸。坛子里拿出的肉,是农场职工平常舍不得恰的奢侈品,他的妻儿老小都眼巴巴望着那坛子里的肉啊!同时它还见证了被真情包裹的人,往往内心也会充满了深情。心里有爱的人,眼里也会闪烁着爱的光芒,这份情意我至今难忘。
真正要离开东山峰农场的时候,不知为何眼泪在眼眶打转,当眼泪流下来后,才知道,分开也是另一种明白。我以为知青走不出大山,是以为知青没有走出大山的勇气,多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知青走不过去,而是大山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在东山峰农场里,无论是知青,还是农场职工,或是本地人,都被我两年零十一个月的艰难岁月烙上了永久的标签。特别是想起,当初许多知青下来时只要响应了“伟大号召”就行,回去时却要找关系托人,弄虚作假搞“病退”、转点,甚至有些女知青回城被迫‘献身’等现象。那种年代,为什么会把知青的心灵扭曲?时代与人性的条分络析,简直是一针见血,见血封喉,使得我在回首往事时如被扼住了咽喉,无力为自己人性中最本能的暗处辫解。
走的那天,雪停了,脚印在晨曦里看着我笑,温暖到我不舍得都走开,不舍得回头。十几个同学、职工子弟帮我挑行李送我到二十多华里的泥市镇汽车站搭车。
等待的结果可以是寂静的,当回城的梦想一步步走近现实时,一份安然,就是第二天在石门县城做体检的时候,那时,招工必须在县以上医院做体检。晚上歇在石门县城宾馆,脑海里一直掠过知青岁月的对对错错,那些无奈的苦痛挣扎,那些渐行渐远的茅草房,那些云与雾的纠缠。回城淡然使我释怀,青春的磨砺终会有期,宾馆的灯光未散,入睡的那一刻,惊艳了时光,明媚了未来的岁月。
那一晚,躺在宾馆的床上,翻来覆去,彻夜难眠,我被喜从天降的招工回城搅得心花怒放,情绪也一直被兴奋所折磨。刚过三更,白日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县城正在酣睡,阒静而黑暗,唯有一灯如苗,模模糊糊地挑在旧县城深巷之中。只有房间外的走廊里,尚有一线灯光将一团侧影投映在房门的玻璃窗上,明暗斑驳,似真似幻。心影依然被光影晕染开来,仿佛看见了故乡的家,依稀瞧见母亲一只伶仃的手,颤抖着伸向床前,帮我正盖着被褥,然后,低沉的呓语断断续续告诉我;儿子,你回来了,当工人、有工作了,再也不用当知青呢。
那一晚,我失眠了,沉寂的黑夜,孤冷的破晓,窗外沉闷的冰雪化成雨的坠落声,跟着那节拍的韵律,一遍遍敲击着我的心房。躺了整夜的我,在昏翳中,能听到蜗牛爬上窗玻璃的沙沙响声,听到远处的狗叫,听到了农家屋里的鸡鸣,听到了马路上突突的拖拉机声,还听到一些小商小贩的吆喝声,这突如其来的嘈杂声占据了我全部的睡意。我在梦与醒的边缘不安地徘徊着,像是到了兴奋的临界点不知所措。因为,后天,我还是当年的我,但已不再是当年的初中生,也不是上山下乡的知青了。历经2年零11个月的艰苦磨难,我总算是完成了从初中生到知青,再由知青到工人的人生蜕变。
第三天下午四点钟,我终如从石门县城回到了故乡长沙。后天就要到工厂去报到。即将开始新的生活。 可以这么说:从后天开始,我正式成为国家全民所有制企业的一名工人。真正地成为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一员了。
许多年过去了,有人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至今,我仍然记得那次招工回城昼夜未眠的兴奋感。那时,年轻体盛,一晚不睡觉,并不影响什么,第二天起来依然生龙活虎。年轻时,失了眠的夜,或许是最纯粹的安静。
然而,现在我却经常失眠,甚至整夜难眠,常常深夜睡不着觉了,第二天起来却总是昏昏沉沉的,身体非常疲惫,多么难熬啊!心情被彻底输给一种叫做“兴奋”的概念之中了,真有点苦不堪言。
昨天晚上,独坐桌前,细细回想着那次回城的兴奋,再想起现在睡不着觉的兴奋,两者应该是相同的概念而已。“兴奋(excitation) 生物体(器官、组织或细胞)受足够强的刺激后所产生的生理功能加强的反应;如神经冲动的发放、肌肉的收缩、腺体的分泌”。而不同感受却是由于年龄变化的结果,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不经历对方的生活,无法真切的明白对方的窘境。
如果以回顾方式去追忆我脑海中的年纪变化,人世间的感情不过两种:一种相濡以沫却厌倦到老,一种却怀念到哭。
知青,这个令人百感交集的名称,对于我,那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了,即便曾经我怀念过你,凭什么还要在现在去追寻过去的倒影呢?
四十六年前的那次招工‘兴奋’,如神游式的又纯又欲,或在他处虚构一位隐去的梦回了。斟酌了一番后,还是喜欢事用文字镌刻在心底里心心念念,但,怕只怕,这日复一日的陪伴,满腔全心全意的付出,还是会输,输给一种叫做岁数不饶人的玩意中。
                              2020.5.26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