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永 远 的 痛 [复制链接]

1#
永 远 的 痛
萧懋蓉




    我原是达县地区万源县草坝公社星火茶场的知青,后插队在草坝公社三大队一队。刚下乡时,我年龄不到十六岁,体重不足八十斤,是我们集体中的大儿童,因此同伴们都叫我“小朋友”、“小崽儿”。我是1965年“自愿”报名下乡的,但是,在这“自愿”的背后却有许多的无奈与苦涩。
/ ~2 G% q: Q6 k
    我的出身很不好,父亲原在重庆市民政局工作,父亲对工作十分认真敬业,就因为他对工作、世事的过分认真,加上旧知识分子的清高,使他看不起他的顶头上司,一个没有文化,却是老革命出身的民政局长。结果被划为“***分子和历史反革命”,于1957年9月30日逮捕,并判刑七年。是母亲非常辛苦地到处打工抚养我们五个子女,我在家排行老三。


    在屈辱、尴尬、无奈之中,我初中毕业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我知道我没资格再读书,尽管是那么地渴望。在接到不录取通知书时,我心如止水,只是深深地感到:我是彻彻底底被这个社会抛弃了,我没有选择也无需商量,更谈不上憧憬。我独自去报了名“自愿”下乡。为了妈妈,为了兄弟姐妹,只要不让他们看见,任凭命运把我带到天涯海角,哪怕是去迎接死,我都能平静地去接受


    报名的时候,不知是万源县方面的来人,还是重庆方面负责该事务的人看了看我,对我说:“你还不满十六岁,照规矩是不能去的。”我冷峻地回答:“我要去!”就这样,1965年8月31日下了户口,9月5日在两路口公寓乘坐军用卡车离开了重庆,没有眼泪,也没有留恋。


    记得当天早晨,父亲冒着倾盆大雨来送我,我用鄙视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父亲知趣地悄悄离开了。没想到,这一眼,竟成了我与父亲的永诀。父亲在“文革”当中,被老家的造反派打死。时隔多年,当妈妈平静地告诉我此事时,没有悲伤,没有眼泪,可它却成了我心中永远永远的痛!我悔恨我当初的幼稚、不懂事,把清清白白的父亲当成了敌人。他那么儒雅、博学、坚毅、刚直,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屈辱、压力和痛苦,却不能得到自己女儿的理解。
分享 转发
TOP
2#

九月,正是大巴山区的雨季。我们一路颠簸,经过达县,来到万源,然后再分配到草坝。听说去占领山头,白手起家,建一个茶场。由于阴雨连绵,去草坝的公路许多地方塌方了,领导要求我们知青步行,行李请当地人背。就这样,认识的,不认识的,三三两两,前前后后,怀着各自的心思行进着。一百多里地我们走了两天,在这两天中,我们这群十六、七岁甚至像我这样不满十六岁的小青年,初涉社会,胸无城府,大家不自觉地谈到了学校、落榜、家庭……我这才了解到,哇!这许多的同行者都是与我一样的“黑五类”子女。我心里如释重负。我突然觉得,大巴山是这般美丽,山是那么青,水是那么绿,空气真好啊!我多想大吼一声:我解放了!我与他人平等了!我不再面对歧视的目光!我好轻松!


    到了目的地,我们被安排在一个中农家庭(原是一个大队小学)。床是用刚砍下来的树棒和新鲜葛藤捆绑的通铺,用新鲜竹子做的铺垫。由于当天行李只到了几件,我们十几个女孩就半卧半坐在上面,又潮湿又拥挤。随着深夜的来临,寒气逼人,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左右的姐妹开始嘤嘤地哭泣。我没有哭,我从小经历了太多的悲伤。


    刚开始,我们的劳动是:白天为生产队拔黄豆,晚上剥包谷;然后就是到深山去割茅草、砍树、烧荒垦荒。劳动是艰苦的,手上打满了血泡,手背全是血口子,还有许多嵌在肉里的小刺,但我不觉得苦,在这个集体里,我和大家是平等的。生活的艰苦、身体的劳累,永远比不上对心灵的凌辱。我知足,我快乐,只是我常常想起妈妈和兄弟姐妹,我要学会压抑和忍受。


    一个月之后,我们迎来了毕业于重庆四十一中学的三十个高初中生。我们手捧映山红花和可以充饥的小红籽,像迎接自己的亲哥哥亲姐姐一般,在我心里更像迎来了温暖、迎来了希望。


    高中生的到来,使我们的劳动生活更步入正轨。场里成立了团支部,每月还办一次墙报。我心里更明了:到农村来是为了建设山区,改变山区的面貌,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对劳动的目的也有了更充分的认识。我严格要求自己并积极向星火茶场团支部交了入团申请书,团支部第一批批准了我的入团申请,我好兴奋、激动、高兴!我是第一次得到团组织的肯定和承认,要知道,我从七岁多就被打入了另册。


    ******开始了,我没伙同大多数知青返城,而是同星火茶场及其它场的同伴一起留在了大巴山,继续劳动,自给自足,直到1969年撤场插队。


      197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调到县文工团。1975年转行调到县幼儿园当老师。当时一个老师一个班,有三、四十个学生,我带着孩子们唱歌、跳舞、讲故事,乐此不疲,经常忘了下课。我特别关照那些孤僻、不苟言笑的孩子,了解他们的内心深处,害怕伤害他们幼小的心灵,让他们同等地享受阳光与欢乐。孩子们敬畏我的严厉,但更愿意享受我的慈爱。在这段时间中,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和独生女儿。1979年照顾关系,调回到重庆光学仪器厂。
TOP
3#

从1965年到1979年整整十四年,我把我一生当中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大巴山。在这其中,有过苦、有过痛,但是也让我有幸结识了草坝区的这一批知青朋友。他们才华横溢、博学多长,有人格、有尊严、进取向上,他们对我的影响终身难忘!


    从年幼时期,我就被剥夺了许多权利,当然也包括学习的权利,但我始终渴望读书。几十年来,我老是做着同一个梦,那就是考大学,然而在梦中,不是做不来题,就是笔没有墨水。我的心不甘啊!常常从梦中醒来,泪流满面!


     在厂里,我仍是做幼儿园老师,由于工作出色,得到去幼师园长培训班学习的机会。尽管我晚去报到半个月,尽管同学们都是从幼师毕业的现任园长(只有我例外),但是我用最短的时间赶上了进度,同时科科成绩名列前茅。我创作的儿童故事、儿童诗歌得到了老师的一致好评。



  2005年重回大巴山


    后来,厂里需要一位锅炉水处理化验员,上面要求必须高中毕业以上学历,但有学历的又畏惧考试,厂里选中了我,谎报了学历,把我送进了培训班。学习当中,涉及到许多高中阶段的化学知识,我从没学过,加上年龄也大了,为了攻克那些我不懂,又记不住的难点,我放弃了许多休息时间。“老天不负有心人”,我以最大年龄,最低学历而科科优秀的成绩通过了考试,得到了上岗证。在实际工作中,我所处理的水质,经专业部门检查,是整个北碚区最好的。我的工作,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表扬。


    我想,我当初如果不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能够得到平等的机会,也许我也会是一个合格的工程师,不错的教师吧!


    改革开放开始了,有关部门给我爷爷、父亲平了反,全部否定了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不实之词。对此我很感激***爷爷,感谢当今政府,当今的政策。尽管我们为此蒙受了几十年的不公正,但是我们仍然感谢公正、平等和实事求是之社会风气的到来
         我失去了许多,我把弥补此生遗憾的期望,自觉不自觉地寄托在我女儿的身上。因此,我不同于一般的家长那样教育孩子。我只是客观地引导孩子,让她珍惜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让她懂得,凡事首先要靠自己的努力,要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然后才是争取得到机会。鼓励她,无论在哪个集体,都应该力争做到最优秀,特别是在遇到困难和矛盾时,不能逃避,而是要坚强面对,想办法解决困难、化解矛盾。因此,我决定让她放弃到附近相对条件较好的子弟校读书,而是去较远、各方面物质条件都较差的农村小学就读。让她从小就接触农村、接触艰苦、接触弱者,并同情帮助他们。女儿确实没辜负我们的期望,小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重点中学西师附中,同样以优异的成绩进入高中。1994年参加高考,以高出文科重点线六十多分、全省文科前二十名的优异成绩进入四川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四年后,又考取了川大(世界经济)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重庆大学教书。一年后又到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博士。在重庆大学的一年中,校方评价:教学好、有师德。现在复旦大学边攻读博士边教学,同样得到领导和导师的肯定。


    现在,尽管我已退休,但我自觉人还不老,我要和我的儿女们,面对新的生活,充满希望,迎接更加美好的未来!
TOP
4#

我不同于一般的家长那样教育孩子。我只是客观地引导孩子,让她珍惜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让她懂得,凡事首先要靠自己的努力,要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然后才是争取得到机会。鼓励她,无论在哪个集体,都应该力争做到最优秀,特别是在遇到困难和矛盾时,不能逃避,而是要坚强面对,想办法解决困难、化解矛盾。因此,我决定让她放弃到附近相对条件较好的子弟校读书,而是去较远、各方面物质条件都较差的农村小学就读。让她从小就接触农村、接触艰苦、接触弱者,并同情帮助他们。女儿确实没辜负我们的期望,小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重点中学西师附中,同样以优异的成绩进入高中。1994年参加高考,以高出文科重点线六十多分、全省文科前二十名的优异成绩进入四川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四年后,又考取了川大(世界经济)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重庆大学教书。一年后又到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博士。在重庆大学的一年中,校方评价:教学好、有师德。现在复旦大学边攻读博士边教学,同样得到领导和导师的肯定。
TOP
5#

读了全文后,我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我是北碚人,家住胜利路,属于初67级。69年下乡,78年通过高考上的大学。你说的那种情况,在文革前比较普遍,我佩服你坚毅的意志,使你在逆境中战胜“自我”,等来了人生的转折。哦,随便告诉你,我现在住在北碚,电话号码:15923313076
TOP
6#

读了全文后,我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我是北碚人,家住胜利路,属于初67级。69年下乡,78年通过高考上的大学。你说的那种情况,在文革前比较普遍,我佩服你坚毅的意志,使你在逆境中战胜“自我”,等来了人生的转折。哦,随便告诉你,我现在住在北碚,电话号码:15923313076
蜀地子弟 发表于 2021/6/17 21:09:15

楼主很擅长转贴。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