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知青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落叶季随想(外一篇) [复制链接]

1#



落叶季随想(外一篇)


杨凤英



  重庆的市树黄葛树开始落叶了。在北方长大的我对落叶不足为奇,但对于在春天落却是我的孤陋寡闻。不仅是惊叹它在春天的四月五月落叶,更有即使是在相距不远的区域栽种的,落叶时间也会相差很大,大到跨季节。听老人们讲,同一地的两棵树落叶时间不一,是因为栽种树的时间不一样造成的。

  进入四月,随着天气一天天变暖,叶子开始变黄,看上去就像人一样气尽神伤的样子,可细细看去在老叶子未落尽的树枝上已有嫩芽在萌出,老叶子不断地落下,新萌出的芽孢支支愣愣的,整个树冠觉得有些突兀但却很清灵。神奇的一棵树正按它的流程定律华丽定装:衰落的随时会凋落的黄叶子;也有新萌出的芽孢;还有已经舒展开的嫩叶子。待老叶子完全落掉后,嫩芽也一片一片地长大,黄绿色,嫩嫩的,因薄薄的而不很坚挺,散散的却一派清新。而随着嫩叶的长大,包裹在嫩芽孢外边的月白色的壳也会陆续剥落,不时似落英薄薄轻轻的缓缓飘散。

  多年后,才习惯了黄葛树的季节换装。就如北方的柳树报春一样,春来时,吐绿,折柳鸣哨,柳絮漫天飞舞,种子随风飘落,风起柳摆,轻抚湖水,一派春的气象。人类感知四季更迭的讯息多来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这是我感怀于春天的落叶,随之更加壮观的是金秋的落叶。那片片叶子虽经暑热仍有不舍,竭尽脱胎换色。尽管欲断筋骨离去,频频顾盼,随风翩舞着,似为自己生命绽放的谢幕。然当投入供给它生命养分的大地后,却义无反顾化为泥土感恩于母体。

我很爱落叶,它是叶子的另一道风景,虽有悲壮,但来去完整不失风骨处处有闪光。爱它在枝条上繁茂的美丽摇曳;爱它在生命最旺盛时期勇敢面对风的袭扰,雨的洗涤,烈日灼烧;更爱它闲情营造阳光下斑驳投影到熙熙攘攘的街区步道上,让穿行于树荫下的人多了惬意和美好的遐想;但我最最爱叶子的自律:适时的蓬勃吐绿;适时的枝繁叶茂;适时的华丽变色挥手告别;适时的缤纷款款落;适时的落满树下默默承诺,祈等季节交替又在条条枝枝上登场粉墨。

  在金秋收获的落叶季,不仅有视觉的享受,还有另外的景象别有洞天漫步在稀疏的落叶上,脚下窸窸窣窣的落叶相伴,我无比的幸福,幸福在当我们面对全球性疫情时,是那些有着和叶子一样有自律精神的逆行者,是他们的职业自律社会担当为我们的全民健康去直面危险,直面死亡,直面日夜辛苦;幸福在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觉做到自律,才有在这美好落叶季,能这样惬意的有序生活的丰硕收获!爱落叶,更爱那些守望生命的逆行者,更爱养我护佑我的无比强大的祖国有如此的幸福我须更加努力自律!



江边人的篱笆和菊



  连日里阴雨绵绵,难得艳阳高照。暖暖的阳光唤醒了身体对暖阳的渴望,也把阴沉的心照亮,冲动之余想去江边看奔腾不息的长江水。

  正午,日头正高。我背了行囊沿护坡而下来到江边,人不少,多是钓鱼的,隔江对岸有放风筝的,只见风筝不见人,更不见风筝的线。我忙着选了岸边大的礁石,准备安放我的户外家当:铺开2米见方的防潮防水地毯,撑开遮阳伞,拿出冰镇自榨的橙汁。有些兴奋,有些慌乱,有些不知井井有条:要么看钓鱼人发呆;还是临江风远眺和奔流直下的江水心潮澎湃;抑或是沐浴阳光,暖暖的看自己带的书《张岪与木心》;再有是,藏眼前百态,记下发之内心的热爱。我不知所云拎起路边捡的木棍沿江畅想,无处不惬意:江水冲洗过的石头,圆圆的且光滑,个个可爱,随手一块,笔墨寥寥,便得一赏玩的物件,这是江边人的得天独厚。我悄声蹑手不敢惊扰鱼儿上钩,垂钓人却不在乎,静看江水滔滔愿者上钩。忽然,上游江中心传来欢呼声,循声望去:波涛起伏中闪跃出几个橙色的漂浮物,顺江极速而下,涛声鼎沸被不绝于耳的欢腾呼叫淹没。阳光照耀下翻腾的江水,冲浪人逐浪争相勇往向前,画面好不壮观,这是,这也是江边人的得天独厚。

  江边的石,江中的鱼,冲浪人的激情,早已象血液一样注入江边人的身体里和心里,是江边人身体的一部分,是江边人生活的一部分,是江边人修得篱笆种的菊。


  (杨凤英,笔名竹海,牙科医生,曾在《热流》《大唐文化》等多家报刊发表文章。)



最后编辑蔚蓝天空 最后编辑于 2021-09-16 11:21:24
分享 转发
TOP
2#

我是一片小小落叶,总是随风四处漂泊。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